搜神记_卷八译文

查阅典籍:《搜神记》——「搜神记·卷八」原文

  舜在历山耕地,在黄河边的岩石上拾到一只玉鬲。舜知道天神的意旨是 把天下托付给自己。所以努力行道而不知疲倦。舜长得眉骨突起,嘴巴宽大, 手握褒(手掌宽大)。宋均注解说:“握褒,是手掌中握着‘褒’字。说明 他出身劳苦,但后来受到褒扬嘉奖,以致得到了大福。”

  汤战胜了夏桀后,大旱七年,洛水都干涸了。汤就用自己作为祭品在桑 林向上天析祷,他剪掉了自己的指甲和头发,自己把自己当作祭祀用的牲畜, 向上帝求福,于是大雨马上降临,全国都湿润了。

  吕尚在渭河的北岸钓鱼,周文王出去打猎。打猎前的占卜结果说:“今 天猎获一只动物,不是龙不是螭,不是熊不是罴,而应该得到一个帝王的老 师。”结果周文王在渭河的北岸发现了吕尚,与他交谈后,十分高兴,便让 他与自己乘坐同一辆车回去了。

  周武王讨伐商纣王,来到黄河边上,而下得很大,雷声激越,天昏地暗, 黄河内波涛翻滚。大家都很害怕,周武王说:“我在,天下有谁敢来冒犯我!” 风波马上平息了。

  鲁哀公十四年(公元前 481 年),孔子在一个晚上梦见三棵槐树之间, 在沛县的丰邑疆域内,有红色的天地之气升起,于是就叫了颜回、子夏一起 去观看。他们赶着车来到楚国西北面的范氏街,看见有个割草的小孩在打麒 麟,把那麒麟左侧的前脚都打伤了,还拿了一捆柴草把它盖了起来。孔子说: “小孩过来!你的姓是什么?”这小孩说:“我的姓是赤松,名时乔,字受 纪。”孔子说:“你是否看见了什么东西?”小孩说:“我看见的东西是一 只禽兽,象獐,长着羊头,头上有角,角的末端有肉。刚从这儿向西跑去。” 孔子说:“天下已经有了主人了,这主人是炎汉刘邦,陈涉、项羽只是辅佐。 金、木、水、火、土五星进入井宿,跟着岁星。”小孩打开柴草下的麒麟, 给孔子看。孔子有礼地小步快跑过去。麒麟面对孔子,遮蔽着它的耳朵,吐 出三卷图,图宽三寸,长八寸,每卷有二十四个字。那文字是说:“炎汉刘 氏要兴起,周朝要灭亡。红色的天地之气上升,火德荣耀兴盛。孔子拟订了 天命,那皇帝是刘姓。”

  孔子修订《春秋》,制作《孝经》,已经完成后,便洁净身心,对着北 极星下拜,向上天报告他的成功。于是天空便弥漫阵下白色的大雾,一直碰 到地面,红色的虹霓从上面挂下来,变成了黄色的玉,长三尺,上面有雕刻 着的文字。孔子跪着接受了这块玉,又诵读那上面的文字,念道:“宝玉上 的文字出世,天下要被刘季掌握。卯金刀之刘氏,出生在楚国之北。他的字 是禾子之季,天下的人都归服。”

  秦穆公的时候,陈仓县有人挖地时得到一物体,象羊又不是羊,象猪又 不是猪。他就牵了去献给秦穆公,在路上碰到两个孩子。孩子说:“这东西 名字叫媪,常常在地下吃死人的脑子。你如果要杀掉它,请用柏树插进它的 头。”媪说:“那两个孩子名字叫陈宝。得到那雄的就能称王天下,得到那 雌的就能称霸诸侯。”陈仓县这人就放弃了媪,追赶那两个孩子。那两个孩 子便变成了野鸡,飞进了平原上的树林。陈仓县这人把这事告诉了穆公。穆 公发动部下举行大规模的围猎,结果捕获了那只雌野鸡。但那雌野鸡却又变 成了石头,所以秦穆公就把它放置在汧水和渭河之间。到文公的时候,还为 它建立了庙宇,庙名陈宝。那只雄野鸡飞到南阳郡,现在的南阳郡雉县就是 它降落的地方。秦国想表明自己受命于天的吉祥征兆,所以用它来命名那个 县。每当陈仓县祭祀时,就有长十多丈的红光,从雉县那边过来。进入陈仓 县的祠庙内,并有象雄野鸡发出的那种殷殷殷的声音。后来光武帝刘秀便发 迹于南阳。

  宋国大夫邢史子臣懂得天神的意志。周敬王三十七年(公元前 483 年), 宋景公问他说:“你懂得天神的意志,它可有什么吉凶的征兆?”邢史子臣 回答说:“过五十年,五月了亥日,我将死去。我死了以后五年的五月丁卯 日,吴国将灭亡。吴国灭亡后五年,您将寿终。您逝世以后四百年,邾氏将 统治天下。”后来发生的事情都象他说的那样。他所说的“邾氏将统治天下”, 是指魏王的兴起。邾氏,姓曹,魏王也姓曹,都是邾国曹挟的后裔。不过, 他所说的年数却错了,不知道是邢史子臣失算了那数字呢?还是年代长久 了,注解的人在传授过程中造成了错误?

  吴国因为是初次建立的国家,信用靠不住,所以边防上驻守的将领,都 把他们的妻子儿女作为人质留在京城,这些人员名叫“担保人质”。这样的 儿童少年,因为同样做人质而在一起玩耍的,每天有十几个。孙休永安三年(公元 260 年)三月,有一个奇异的小孩,长四尺多,年 龄大约在六七岁,穿着青色的衣服,忽然来跟孩子们玩耍。孩子们没有一个 认识他的,都问他:“你是谁家的小孩,今天忽然来这里?”他回答说:“看见你们成群结队地玩耍娱乐,所以我才来了。”仔细地打量他,只见他眼睛 有光芒,闪闪向外发射。孩子们都怕他,又反复问他的来历,那孩子才回答 说:“你们怕我吗?我不是人,而是火星。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们,刘、曹、 孙三公归属于司马。”孩子们大吃一惊,有的跑去告诉了自己的大人。大人 便赶去看他。那孩子说:“我抛下你们走啦!”便纵身一跳,马上就消失了。 抬头里他,只见他就象拖着一匹白色的熟绢上了天。跑过来的大人,还赶上 看见了他。只见他飘啊飘啊渐渐地升高,过了一会儿就没有了。当时吴国的政局很危险,所以没有人敢宣扬这件事。过了四年,蜀国灭 亡了,过了六年,魏国被废黜了;过了二十一年,吴国被平定了。这就是那 孩子所说的“刘、曹、孙三公归属于司马”。

  主管河渠灌溉的都水马武提拔戴洋任都水令史。戴洋请假回家,将去洛 阳,忽然梦见仙人对他说:“洛阳当会被败,人们全都渡江南下。再过五年, 扬州一定会有天子。”戴洋相信这梦,就不去洛阳了。过了不久,发生的事 都象他的梦。

  虞舜耕于历山,得“玉历”于河际之岩,舜知天命在己,体道不倦。舜,龙颜,大口,手握褒。宋均注曰:“握褒,手中有‘褒’字,喻从劳苦受褒饬致大祚也。”汤既克夏,大旱七年,洛川竭。汤乃以身祷于桑林,翦其爪、发,自以为牺牲,祈福于上帝。于是大雨即至,洽于四海。

  吕望钓于渭阳。文王出游猎,占曰:“今曰猎得一狩,非龙,非螭,非熊,非罴。合得帝王师。”果得太公于渭之阳,与语,大悦,同车载而还。

  武王伐纣,至河上,雨甚。疾雷,晦冥。扬波于河。众甚惧。武王曰:“余在天下,谁敢干余者?”风波立济。鲁哀公十四年,孔子夜梦三槐之间,丰、沛之邦,有赤氤气起,乃呼颜回、子夏同往观之。驱车到楚西北范氏街,见刍儿打鳞,伤其左前足,束薪而覆之。孔子曰:“儿来!汝姓为谁?”儿曰:“吾姓为赤松,名时乔,字受纪。”孔子曰:“汝岂有所见乎?”儿曰:“吾所见一禽,如麇,羊头,头上有角,其末有肉。方以是西走。”孔子曰:“天下已有主也。为赤刘。陈、项为辅。五星入井,从岁星。”儿发薪下鳞,示孔子。孔子趋而往,鳞向孔子蒙其耳,吐三卷图,广三寸,长八寸,每卷二十四子。其言赤刘当起日周亡,赤气起,火耀兴,玄丘制命,帝卯金。

  孔子修春秋,制孝经,既成,斋戒向北辰而拜,告备于天。乃洪郁,起白雾摩地,白虹自上而下,化为黄玉,长三尺,上有刻文。孔子跪受而读之,曰:“宝文出,刘季握。卯,金,刀,在轸北。字禾子,天下服。”

  秦穆公时,陈仓人掘地,得物,若羊非羊,若猪非猪。牵以献穆公。道逢二童子,童子曰:“此名为媪。常在地,食死人脑。若欲杀之,以柏插其首。”媪曰:“彼二童子,名为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伯。”陈仓人舍媪逐二童子,童子化为雉,飞入平林。陈仓人告穆公,穆公发徒大猎,果得其雌。又化为石。置之汧、渭之间,至文公时,为立祠陈宝。其雄者飞至南阳。今南阳雉县,是其地也。秦欲表其符,故以名县。每陈仓祠时有赤光,长十余丈,从雉县来,入陈仓祠中,有声殷殷如雄雉。其后,光武起于南阳。宋大夫邢史子臣明于天道。周敬王之三十七年,景公问曰:“天道其何祥?”对曰:“后五十年五月丁亥,臣将死。死后五年五月丁卯,吴将亡。亡后五年,君将终。终后四百年,邾王天下。”俄而皆如其言所云。邾王天下者,谓魏之兴也。邾,曹姓,魏亦曹姓,皆邾之后。其年数则错。未知刑史失其数耶?将年代久远,注记者传而有谬也?

  吴以草创之国,信不坚固,边屯守将,皆质其妻子,名曰:“保质童子。”少年以类相与娱游者,日有十数。孙休永安三年二月,有一异儿,长四尺余,年可六七岁,衣青衣,忽来从群儿戏。诸儿莫之识也,皆问曰:“尔谁家小儿,今日忽来?”答曰:“见尔群戏乐,故来耳!”详而视之,眼有光芒,爚爚外射。诸儿畏之重问其故。儿乃答曰:“尔恐我乎?我非人也,乃荧惑星也,将有以告尔。三公归于司马。”诸儿大惊,或走告大人,大人驰往观之。儿曰:“舍尔去乎!”耸身而跃,即以化矣。仰而视之,若曳一疋练以登天。大人来者,犹及见焉。飘飘渐高,有顷而没。时吴政峻急,莫敢宣也。后四年而蜀亡,六年而魏废,二十一年而吴平:是归于司马也。

  都水马武举戴洋为都水令史,洋请急还乡,将赴洛,梦神人谓之曰:“洛中当败,人尽南渡。年五年,扬州必有天子。”洋信之,遂不去。既而皆如其梦。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c1860.com//wenzhang/11237.html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