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记_卷九译文

查阅典籍:《搜神记》——「搜神记·卷九」原文

  东汉中兴的初年,汝南郡有一个叫应妪的人,生了四个孩子便成了寡妇。 有一天,她看见一道神光射进土地庙。应妪看见了这光,便去问占卜的人。 占卜的人说:“这是上天降下的好兆头啊。你的子孙大概要兴隆了吧!”于 是她就在那神光照射处掏到了黄金。从此以后,她的子孙做官治学,都很有 才华名声。到应场的时候,前后七代人,都官位高、名声大。

  车骑将军巴郡人冯绲,字鸿卿。他开始任议郎的时候,打开藏官印的箱 子,看见箱内有两条赤练蛇,大约长二尺,分别向南北方游走了。他非常担 忧恐惧。许季山的孙子许宪,字宁方,曾得到他先祖的秘诀。冯绲求他占卜。 他说:“这是吉利的征兆。您过三年,会当上边关守将,在东北方四五千里, 您的官名带有东字。”过了五年,冯绲跟随大将军南征。过了没多少时候, 他就任尚书郎、辽东太守、南征将军。

  常山郡人张颢,当了梁国的相(“梁州牧”当作“梁相”)。天刚下过 雨,有一只鸟象山鹊,飞进街市,忽然落到地上,人们都争着去拾它,它却 变成了圆圆的石头。张颢用锤子把它打破了,得到一枚金印,印文是:“忠 孝侯印。”张颢把这件事向上作了汇报,这枚金印便被收藏在保密室。后来 议郎汝南郡人樊衡夷上奏说:“尧、舜时代曾经有过这种官职,现在上天降 下这个官印,应该再设置这个官职。”张颢后来做官一直做到太尉。

  京兆长安县有个姓张的人,孤身一人住在一个房间里。有只鸠从外面飞 进来,停在他的床上。张氏祈祷说:“鸠过来听着!你如果给我带来灾祸, 就飞到天花板上,你如果给我带来幸福,就飞进我的怀里。”鸠就飞进了他 的怀里。他用手去摸取那只鸠,却不知那鸠到什么地方去了,但摸到了一只 金钩,于是他就把它当作宝贝。从此以后,张氏的子孙渐渐富裕,财产增加 了上万倍。蜀国有个商人到长安,听见这件事以后,就重重贿赂张家的婢女, 婢女就偷了金钩把它送给这商人。张家失去了金钩以后,财产渐渐减少。而 蜀国的商人也屡次遭到穷困,那金钩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有人告诉他说: “这发财是上天的旨意,是不可以用人力来求得的。”于是他就把金钩送还 给了张家,张家就又兴旺了。所以函谷关西边的人经常传颂这“张氏传金钧” 的故事。

  汉征和三年(公元前 90 年)三月,天上下着大雨。何比干呆在家里,中 午的时候,他梦见高贵的宾客车马挤满了家门。醒来后他把梦告诉给妻子听, 话还没有说完,却看见门口站着个老婆婆,大概八十多岁,头发全白了,来 何比干家请求躲雨。雨下得很大,但她的衣服却一点也没淋湿。雨停了以后, 何比干送他到门口,她就对何比干说:“您暗中给人好处,所以我今天送给 您一些符策,来拓宽拓宽您子孙的前途。”说完她就拿出怀中的符策,形状 象竹筒,长九寸,一共有九百九十根,她把这些符策给了何比干,并对他说: “您子孙佩带官印的,会象这符策上所写的那样。”

  魏舒,字阳元,任城国樊县人,从小失去了父母,有一次他到野王县去, 房主的妻子正好在那天夜里分娩,一会儿他听见车马的声音,就问车里的人 说:“主人的老婆生男孩呢?还是生女孩?”那车中的人回答说:“是男孩。 请你把它写下来:这孩子十五岁时死在兵器上。”魏舒又问:“睡在床上的 是谁?”车中的人回答说:“是魏公。”魏舒过了十五年,到主人家去,问 生下的孩子在什么地方。主人回答说:“因为整修桑树,被斧头砍伤死了。” 魏舒便知道自己要当王公大人了。

  贾谊做长沙王太傅,四月庚子日,有鹏鸟飞进他的住房,停在座位边上, 很久才飞走。贾谊打开书来预测吉凶,书上说:“野鸟入室,主人将去。” 贾谊很忌讳这件事,所以写了《鸟赋》,把死和生、祸与福看成是同等的 事,用这种观点来安排自己的生命、确定自己的志向。

  王莽暂居皇帝之位处理政务。东郡太守翟义知道他将要篡夺汉朝的大 权,便策划正义的军队起义。他的哥哥翟宣,是教授,他所教的学生坐满了 课堂。一群鹅和雁几十只都在院子中,有条狗突然从门外进来,把它们都咬 死了。翟宣慌忙去教它们,但都已经被狗咬断了头。狗跑出了门,翟宣出去 寻找,也不知道它到了什么地方,翟宣很讨厌这件事。过了几天,王莽诛灭 了他的父族、母族和妻族。

  魏国太傅司马鼓平定了公孙渊,杀了公孙渊父子二人。开始的时候,公 孙渊家多次发生奇怪的事,一只狗戴着帽子头巾穿着红衣裳爬上了屋顶,忽 然又有一个孩子在锅中被蒸死了。襄平县北边市场上长出一块肉,长度和围 圆各有几尺,有头、眼睛、嘴巴,没有手、脚却摇摇晃晃的。占卜的人说: “有形状而没有长成,有躯体而没有声音,发生这种怪事的国家就会灭亡。”

  吴国诸葛恪出征淮南回来,将要朝见君主的那天晚上,心烦意乱,整个 晚上都没睡着。第二天,他穿戴整齐后恭敬地小步快跑出门,狗咬住他的衣 服拉着不放,诸葛恪说:“狗不让我走啊。”出门后便又进门坐下。过了一 会儿他又起身,狗又咬住他的衣服,诸葛恪叫随从赶走了狗。等他进宫后, 果然被杀了。他妻子在家里,问她的丫鬟说:“你为什么有血腥气?”丫鬟说:“没 有啊。”过了一会儿,血腥气更厉害了,她又问丫鬟说:“你的眼睛向上看, 为什么不同平常?”这丫鬟突然跳起来,头一直撞到梁上,挽起臂膀咬牙切 齿地说:“诸葛公竟被孙峻杀了。”于是一家老小都知道诸葛恪死了,而官 兵一会儿就来了。

  吴国的守将邓喜,杀了猪来祭神,祭祀完毕后就把猪挂了起来。忽然看 见一个人头去吃肉,邓喜拉弓射他,把他射中了,那人头发出咋咋咋的声音, 围绕邓喜的房子转了三天。后来有人告发邓喜谋反,他全家都被杀了。

  贾充讨伐吴国的时候,曾经驻扎在项城,有一天军营中忽然不见了贾充。 贾充的部下都督周勤,当时在午睡,梦见一百多个人逮捕了贾充,把他带进 一条小路。周勤惊醒了,听说不见了贾充,就出去寻找,忽然看见他做梦时 所见到的那条路,就沿着这条路去找他,果然看见了贾充。周勤来到一所府第,只见那侍从警卫的人很多,府第的主人朝南坐着,说话的声音和容貌很严厉,对贾充说:“将扰乱我家事情的,必定是你与荀 勖。你们既迷惑了我的儿子,又搅昏了我的孙子。我暗中让任恺贬退你而你 不退下去,又让庾纯责备你而你不改。现在吴国的敌寇要平息了,你又要上 奏杀张华。你的昏乱愚昧,都是属于这一类的事。如果你还不悔改、还不谨 慎,我就马上把你杀了。”贾充因而不停地磕头,头上都流出血来了。这府 官说:“你之所以能苟延生命而有这样的名望地位,只是因为你有护卫我府 第的功劳罢了。但最终还是要让你的继承人死在钟柱之间,让你的大孩子死 在金酒之中,让你的小孩子困死在干枯的木头之下。荀勖也应该得到同样的 下场,但他祖先的德行稍微深厚一点,所以对他的处罚排在你的后面。几代 以后,他封地的继承人也要被废黜。”府官说完就命令贾充离去。贾充忽然回到了军营,面色憔悴,神态错乱,过了几天才恢复正常。到 后来,贾谧死在钟下,贾后饮服金酒而死,贾午被拷问而死于狱中,是用大 棒打死的。这些事都象府官所说的那样。

  庾亮,字文康,鄢陵县人。他镇守荆州的时候,有一次上厕所,忽然看 见厕所中有一个怪物,形状象驱疫辟邪的神像方相,俩眼通红,身上闪烁发 光,渐渐地从泥土中钻出来,还竟然捋起袖子。伸出胳膊,用拳头打庾亮,随着手起拳落,庾亮叫了一声,那怪物便退进泥土中去了,庾亮因此而卧病 不起。方士戴洋对庾亮说,“过去苏峻起兵作乱的时候,您在白石祠中求福, 答应用那牛来酬神,但您从来没有去还愿,所以被这鬼打了,您已经无法挽 救了。第二年,庾亮果然死了。

  东阳郡人刘宠字道和,住在湖熟县。每天夜里,他门前的空地上总有几 升血,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象这样的事发生了三四次。后来,刘宠任 折冲将军,被派往北方打仗。将要出发的时候,烧的饭都变成了虫。他家里 的人熬煮沙糖,也都变成了虫,那火愈猛,那虫就愈壮。刘宠就到北方去打 仗了,结果部队在坛丘吃了败仗,他被徐龛杀掉了。

  后汉中兴初,汝南有应枢者,生四子,而尽见神光照社。枢见光,以问卜人。卜人曰:“此天祥也。子孙其兴乎!”乃探得黄金。自是子孙宦学,并有才名。至玚,七世通显。

  车骑将军巴郡冯绲,字鸿卿,初为议郎,发绶笥,有二赤蛇,可长二尺,分南北走。大用忧怖。许季山孙宪,字宁方,得其先人秘要,绲请使卜。云:“此吉祥也。君后三岁,当为边将,东北四五里,官以东为名。”后五年,从大将军南征,居无何,拜尚书郎,辽东太守,南征将军。常山张颢为梁州牧,天新雨后,有鸟如山鹊,飞翔入市,忽然坠地。人争取之,化为圆石。颢椎破之,得一金印,文曰:“忠孝侯印。”颢以上闻,藏之秘府。后议郎汝南樊衡夷上言:“尧舜时旧有此官。今天降印,宜可复置。”颢后官至太尉。

  京兆长安有张氏,独处一室,有鸠自外入,止于床。张氏祝曰:“鸠来,为我祸也,飞上承尘;为我福也,即入我怀。”鸠飞入怀。以手探之,则不知鸠之所在,而得一金钩。遂宝之。自是子孙渐富,资财万倍。蜀贾至长安,闻之,乃厚赂婢,婢窃钩与贾。张氏既失钩,渐渐衰耗!而蜀贾亦数罹穷厄,不为己利。或告之曰:“天命也。不可力求。”于是赉钩以反张氏,张氏复昌。故关西称张氏传钩云。

  汉征和三年三月,天大雨,何比干在家,日中,梦贵客车骑满门。觉,以语妻。语未巳,而门有老妪,可八十余,头白,求寄避雨,雨甚,而衣不沾渍。雨止,送至门,乃谓比干曰:“公有阴德,今天锡君策,以广公之子孙。”因出怀中符策,状如简,长九寸,凡九百九十枚,以授比干,曰:“子孙佩印绶者,当如此算。”魏舒,字阳元,任城樊人也。少孤,尝诣野王,主人妻夜产,俄而闻车马之声,相问曰:“男也?女也?”曰:“男。”书之。“十五,以兵死。”复问:“寝者为谁?”曰:“魏公舒,”后十五载,诣主人,问所生童何在?曰:“因条桑,为斧伤而死。”舒自知当为公矣。

  贾谊为长沙王太傅,四月庚子日,有鹏鸟飞入其舍,止于坐隅,良久,乃去。谊发书占之,曰:“野鸟入室,主人将去。”谊忌之,故作鵩鸟赋,齐死生而等祸福,以致命定志焉。

  王莽居摄,东郡太守翟义,知其将篡汉,谋举义兵。兄宣,教授诸生,满堂。群鹅雁数十在中庭,有狗从外入,啮之,皆死。惊救之,皆断头。狗走出门,求,不知处。宣大恶之。数日,莽夷其三族。

  魏司马太傅懿平公孙渊,斩渊父子。先时,渊家数有怪:一犬着冠帻,绛衣,上屋。欻有一儿,蒸死甑中。襄平北市,生肉,长围各数尺,有头、目、口、喙,无手、足,而动摇。占者曰:“有形不成,有体无声,其国灭亡。”吴诸葛恪征淮南,归,将朝会之夜,精爽扰动,通夕不寐。严毕趋出,犬衔引其衣。恪曰:“犬不欲我行耶?”出,仍入坐,少顷,复起,犬又衔衣。恪令从者逐之。及入,果被杀。其妻在室,语使婢曰:“尔何故血臭?”婢曰:“不也。”有顷,愈剧。又问婢曰:“汝眼目瞻视,何以不常?”婢蹶然起跃,头至于栋,攘臂切齿而言曰:“诸葛公乃为孙峻所杀。”于是大小知恪死矣。而吏兵寻至。吴戍将邓喜杀猪祠神,治毕,悬之,忽见一人头,往食肉。喜引弓射中之,咋咋作声,绕屋三日。后人白喜谋叛,合门被诛。

  贾充伐吴时,常屯项城,军中忽失充所在。充帐下都督周勤时昼寝,梦见百余人,录充引入一径。勤惊觉,闻失充,乃出寻索。忽睹所梦之道,遂往求之。果见充行至一府舍,侍卫甚盛,府公南面坐,声色甚厉,谓充曰:“将乱吾家事者,必尔与荀勖。既惑吾子,又乱吾孙,间使任恺黜汝而不去,又使庾纯詈汝而不改。今吴寇当平,汝方表斩张华。汝之暗戆,皆此类也。若不悛慎,当旦夕加诛。”充叩头流血。府公曰:“汝所以延日月而名器若此者,是卫府之勋耳。终当使系嗣死于钟虞之间,大子毙于金酒之中,小子困于枯木之下。荀勖亦宜同然。其先德小浓,故在汝后。数世之外,国嗣亦替。”言毕命去。充忽然得还营,颜色憔悴,性理昏错,经日乃复。至后,谧死于钟下,贾后服金酒而死,贾午考竟用大杖终。皆如所言。

  庾亮,字文康,鄢陵人,镇荆州,豋厕,忽见厕中一物,如“方相,”两眼尽赤,身有光耀,渐渐从土中出。乃攘臂,以拳击之。应手有声,缩入地。因而寝疾。术士戴洋曰:“昔苏峻事公,于白石祠中祈福,许赛其牛。从来未解。故为此鬼所考,不可救也。”明年,亮果亡。东阳刘宠字道弘,居于湖熟,每夜,门庭自有血数升,不知所从来。如此三四。后宠为折冲将军,见遣北征,将行,而炊(食卞)尽变为虫。其家人蒸炒,亦变为虫。其火愈猛,其虫愈壮。宠遂北征,军败于坛邱,为徐龛所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c1860.com//wenzhang/11253.html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