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记_卷十译文

查阅典籍:《搜神记》——「搜神记·卷十」原文

  汉和熹邓皇后曾经梦见自己登着梯子去摸天,那天体平坦宽广,非常清 凉滑爽,有点象钟乳石的样子,她就仰头吸进那清新的空气,她向占梦的人 讯问梦的吉凶,占梦的说:“尧曾经梦见自己抓着天向上爬,汤曾经梦见自 己碰到了天而舔它,这都是当圣王的预兆。你的梦吉利得没话说了。”

  孙坚的夫人吴氏,怀孕时梦见月亮进入她的怀里,后来就生了孙策。到 孙权怀在肚皮里的时候,她又梦见太阳进入她的怀里。她把这件事告诉给孙 坚说:“我过去怀孙策,梦见月亮进入我的怀里;今天又梦见太阳进入我的 怀里,这是为什么呢?”孙坚说,“太阳和月亮,是阴阳的精气,是极其显 贵的象征。我们的子孙大概要兴旺了吧!”

  汉代的蔡茂,字子礼,河内郡怀县人。当初他在广汉郡,梦见自己坐在 大殿上,那大殿的正脊梁上有三穗谷子,蔡茂便去取它,拿到了那中间的一 穗,却马上又失掉了。他把这梦告诉了主簿郭贺,询问这梦的吉凶,郭贺说: “大殿,是官府的形象;正脊梁上有谷子,是臣子中最高的俸禄,你拿到了 中间的一穗,这是中台司徒或司空的象征。从文字字形来看,‘禾’‘失’ 合起来是‘秩’,因此,虽说是‘失’掉了‘禾’穗,但实际上是你有了‘秩’, 这可是赖以取得俸禄的品级等第啊。皇上的政务如果有失误,您一定要补救 它啊。”一个月后,蔡茂就被征用了。

  周揽啧这个人,安贫乐道。有一次,他夫妻而人夜间耕种,疲倦了便歇 下来睡着了,梦见天帝来看望他们并很怜悯他们,天帝命令外边的小吏给他 们一些给养。司命神查阅了一下簿籍,说“这人的面相贫穷,按规定不能再 超过现在这境况了。只有张车子应该受赐成千上万的钱,现在张车子还没有 生下来,请把这钱先借给周揽啧吧。”天帝说:“好。”天亮时周揽啧醒来, 便把这梦说了出来。于是夫妻两人齐心合力,日夜经营家业,做什么事总有 收益,财产积累到成千上万。前些时候有个张妪,曾经到周家做佣人,因为和别人私通而怀了孕,孕 期已满该分娩了,就被打发出了周家,她住在车棚底下,生了个儿子。主人 去看望她,哀怜她孤苦寒酸,就烧了粥给她吃,问她:“该给你的儿子起个 名字,叫什么来着?”张妪说:“今天在车棚底下生了他,我梦见天帝告诉 我,这孩子的名字叫车子。”周揽啧便恍然大悟,说:“我过去梦见自己从 天帝那里借钱,司命神说拿张车子的钱借给我,这张车子一定是这个孩子了。 这笔资产要归还给他了。”从此周家的收入每天都减少。张车子长大后,比周家更富裕。

  夏阳县的卢汾,字士济,梦见自己进入蚂蚁洞中,看见厅堂三间,形状 十分高大开阔,他就在它的匾额上题写了“审雨堂”三个字。六吴国选曹令史刘卓,病得很重,梦见一个人,拿了件白越布做的单衣 送给他,对他说道:“你穿这件单衣穿脏了,只要用火烧一下就干净了。” 刘卓醒来,果然有件单衣放在身边。他穿脏了总是用火来洗它。

  淮南国书佐刘雅,梦见一只青色的蜥蜴从屋上掉进了他的腹中,他因而 被腹痛病缠苦了。

  东汉的张奂任武威太守。他的妻子梦见自己佩带着张奂的印绶,登楼悲 歌。醒来后她把梦告诉了张奂,张奂让人占卜,占卜的人说:“您的夫人将 要生个儿子,他后来会统治这个郡,生命也会在这楼上了结。”后来,张奂 的妻子生了个儿子张猛。建安年间(公元 196 年—220 年),张猛果然任武 威太守,他杀了刺史邯郸商,被州里的军队紧紧围困,他觉得被活捉太耻辱 了,就登上这座楼自焚而死。

  汉灵帝梦见汉桓帝忿怒地对他说:“宋皇后有什么罪过,你 却听信奸臣, 使她丧了生?渤海王悝既然已经抑损自己了,却又被杀死。现在宋皇后和渤 海王悝,亲自向上天申诉,上帝发怒了,你的罪恶已经难以救治了。”这梦 特别清楚。汉灵帝醒来后十分恐惧,过了不久就死了。

  吴国的时候,嘉兴县徐伯始生了病,就让道士吕石来安放神座。吕石有 徒弟戴本、王思二人,住在海盐县,徐伯始把他们接了来帮助吕石。吕石白 天睡觉,梦见自己上天来到北斗门下,看见小吏给三匹马配好鞍座,并说: “明天要用一匹来迎接吕石,用一匹来迎接戴本,用一匹来迎接王思。”吕 石从梦中醒来,对戴本、王思说:“如果真象我梦中所见到的这样,那么我 们的死日到了。你们可以赶快国家,和家里的人告别。”于是他们没把事干 完就走了。徐伯始觉得奇怪而挽留他们。他们说:“再不走,怕见不到自己 的家了。”过了一天,三个人在同一个时刻逝世了。

  会稽郡的谢奉与永嘉郡太守郭伯猷很有交情。有一次,谢奉忽然梦见郭 伯猷和别人在浙江上争夺赌傅的钱,因而遭到水神的责罚,落水死了,郭奉 就亲自去操办郭伯猷的丧事。等醒来后,谢奉就马上到郭伯猷那里,和他一 起下围棋。过了很久,谢奉说:“您知道我的来意吗?”接着便把他梦见的 事告诉了郭伯猷。郭伯猷听见了这事十分惆怅说:“我昨天夜里也梦见和别 人争钱,就象您所梦见的那样,为什么会这样明明白白!”一会儿郭伯猷上 厕所,就倒在地上断了气。谢奉给他操办丧事,完全就象自己所梦见的那样。

  嘉兴县的徐泰,幼年就失去了父母,叔父徐隗抚养他,比抚养亲生的儿 子还周到。徐隗病了,徐泰照料服侍也很殷勤。那一夜三更时分,徐泰梦见 两个人乘了船拿着箱子来到自己床头,他们打开箱子,拿出簿籍给他看,并 对他说:“你的叔父应该死了。”徐泰就在梦中向他们磕头求情。过了很久, 那两个人说:“你县里有没有与你叔父姓名相同的人?”徐泰想到了,便告 诉这两个人说:“只有一个张隗,不姓徐。”那两个人说:‘姓不同也可以 勉强逼他死。我们顾怜你能服侍叔父,应当替你救活他。”于是徐奉就再也 看不见他们了。徐泰醒来,叔父的病就痊愈了。  

  汉和熹邓皇后,尝梦登梯以扪天,体荡荡正清滑,有若钟乳状。乃仰嗡饮之。以讯诸占梦。言:“尧梦攀天而上,汤梦及天砥之,斯皆圣王之前占也。吉不可言。”孙坚夫人吴氏,孕而梦月入怀。已而生策。及权在孕,又梦日入怀。以告坚曰:“妾昔怀策,梦月入怀;今又梦日,何也:”坚曰:“日月者,阴阳之精,极贵之象,吾子孙其兴乎。”汉蔡茂字子礼,河内怀人也。初在广汉,梦坐大殿,极上有禾三穗。茂取之,得其中穗,辄复失之。以问主簿郭贺。贺曰:“大殿者,官府之形象也。极而有禾,人臣之上禄也。取中穗,是中台之象也。于字,‘禾’‘失’为‘秩’,虽曰失之,乃所以禄也。兖职中阙,君其补之。”旬月,而茂征焉。

  周揽啧者,贫而好道,失妇夜耕,困,息卧。梦天公过而哀之,敕外有以给与。司命按录籍,云:“此人相贫,限不过此。惟有张车子,应赐录千万。车子未生,请以借之。”天公曰:“善。”曙觉,言之。于是夫妇戮力,昼夜治生,所为辄得,赀至千万。先时。有张妪者,尝往周家佣赁,野合,有身,月满,当孕,便遣出外,驻车屋下,产得儿。主人往视,哀其孤寒,作粥糜食之。问:“当名汝儿作何?”妪曰:“今在车屋下而生,梦天告之,名为车子。”周乃悟曰:“吾昔梦从天换钱,外白以张车子钱贷我,必是子也。财当归之矣。”自是居日衰减,车子长大,富于周家。

  夏阳卢汾,字士济,梦入蚁穴,见堂宇三间,势甚危豁,题其额,曰:审雨堂。吴选曹令史刘卓,病笃,梦见一人,以白越单衫与之,言曰:“汝着衫,污,火烧,便洁也。”卓觉,果有衫在侧。污,辄火浣之。

  进南书佐刘雅。梦见青刺蜴从屋落其腹内。因苦腹痛病。后汉张奂为武威太守,其妻梦帝与印绶,登楼而歌。觉,以告奂。奂令占之,曰:“夫人方生男,后临此郡命终此楼。”后生子猛,建安中,果为武威太守杀刺史,邯郸商州兵围急,猛耻见擒,乃登楼自焚而死。

  汉灵帝梦见桓帝,怒曰:“宋皇后有何罪过,而听用邪孽,使绝其命。渤海王悝,既已自贬,又受诛毙。今宋氏及悝,自诉于天,上帝震怒,罪在难救。”梦殊明察。帝既觉而恐,寻亦崩。吴时嘉兴徐伯始病,使道士吕石安神座,石有弟子戴本、王思,三人居住海盐,伯始迎之以助石。昼卧,梦上天北斗门下见外鞍马三匹。云:“明日当以一迎石,一迎本,一迎思。”石梦觉,语本、思云:“如此死期,可急还,与家别。”不卒事而去。伯始怪而留之。曰:“惧不得见家也。”间一日,三人同时死。会稽谢奉与永嘉太守郭伯猷善,谢忽梦郭与人于浙江上争樗蒲钱。因为水神所责,堕水而死。已营理郭凶事。及觉,即往郭许,共围棋,良久,谢云:“卿知吾来意否:”因说所梦。郭闻之,怅然云:“吾作夜亦梦与人争钱,如卿所梦,何期太的的也?”须臾,如厕,便倒,气绝。谢为凶具。

  嘉兴徐泰,幼丧父母,叔父隗养之,甚于所生。隗病,泰营侍甚勤。是夜三更中,梦二人乘船持箱,上泰床头,发箱,出簿书示曰:“汝叔应死。”泰即于梦中叩头祈请。良久,二人曰:“汝县有同姓名人否?”泰思得,语二人云:“张隗,不姓徐。”二人云:“亦可强逼。念汝能事叔父,当为汝活之。”遂不复见。泰觉,叔病乃差。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c1860.com//wenzhang/11259.html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