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记_卷六译文

查阅典籍:《搜神记》——「搜神记·卷六」原文

  妖怪,是阴阳元气所依附的物体。元气在物体内惑乱了,物体放在外形上发生了变化。形体和气质,是外表和内在这两种要素在物体上的作用体现,它们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为本源,与容貌、言谈、观察、聆听、思考等五种事情相联系。虽然它们消灭、增长、上升、下降,变化多端,但它们在祸福的征兆上,都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加以论定。

  夏桀的时候,厉山消失了。秦始皇的时候,三座山消失了。周显王三十二年(公元前337年),宋国的大丘土地庙消失了。汉昭帝末年,陈留郡昌邑县的土地庙消失了。京房撰写的《易传》说:“山悄悄地自己迁移,天下就有战乱,国家就会灭亡。”过去会稽郡山阴县琅邪乡中有座怪山,相传它原是琅邪郡东武县海中的山。那一夭夜里,风雨交加,天色阴暗,第二天早上便看见东武县的山在这里了。百姓感到很奇怪,就称呼它叫怪山。当时东武县的山,也在这一天晚上自行消失了。了解那座山形状的人,才知道它是从东武县迁移来的。现在怪山下还可以看见东武里,大概是为了记住这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所以把东武作为里名了。还有,交州的脆州山迁移到了青州。凡是山丘迁移,都是不正常的怪事。这两件山丘迁移的事情,已经不能详细地知道它们发生的时代了。《尚书·金滕》说:“山丘迁移,是因为君主不任用有道德的人,贤能的人不能被提拔,或者是官职的任命权脱离了皇室,赏罚的施行已经由不得君主,权贵成群,这样的政治局面已无法挽救;肯定要改朝换代变更年号了。”有人议论说:“善于谈论大自然的,一定以人事为本体,善于评判人事的,一定以大自然为基础。所以大自然有四季的变化,太阳、月亮相互推移,寒冬炎暑轮流交替。当大自然运转的时候,调和起来就成为雨,奋发起来就成为凤,发散下去就成为露,迷乱起来就成为雾,凝固起来就成为霜和雪,树立起来就成为虹霓,这是大自然的常规。人有四肢五脏,或醒或睡,呼气吸气,吐故纳新,元气往复,流动起来就成为血气,显现出来就成为气色,发表出来就成为声音,这也是人的常规。如果四季失去了正常的运行,冬夏的变换违背了常规,那就会造成金、木、水、火、土五星的运行超前或滞后,星辰运行错乱,日食月食紧接不断,扫帚星漫天乱飞,这是大自然危险的症状;冬夏不按时到来,这是大自然上升的热气被闭塞了的反应,山石耸立,泥土翻起,这是大自然所生的瘤子赘疣;山陵崩塌,土地下陷,这是大自然所生的毒疮;狂风暴雨,这是大自然中奔腾的元气,老不下雨,山川河流干涸,这是大自然枯焦的象征。”

  商纣王的时候,大乌龟身上长毛,兔子头上长角,这是战争即将发生的征兆。

  周宣王三十三年(公元前795年),周幽王出生,这一年有马变成狐狸。

  晋献公二年(公元前675年),周惠王住在郑国。郑国人到藏玉的府库中拿了很多玉,(这些玉)很多变成了蜮,含沙射人。

  周隐王二年四月,齐国的土地突然猛长,长出了一丈多长,高一尺五寸。京房撰写的《易妖》说:“土地在四季中突然猛长,如果占卜的话,春、夏季多吉利,秋、冬季多凶险。”历阳郡,在一个晚上陷入地下而成为湖泊,现在的麻湖便是原先的历阳郡,但不知道这事发生在什么时候。《运斗枢》上说:”城镇的下沉,是阴气吞没阳气的缘故,阴阳之气在地下互相残杀啊。”

  周哀王八年,郑国有一个妇女,生了四十个孩子。其中二十个长大成人,二十个死了。周哀王九年,晋国有头猪生了个人。吴国赤乌七年(公元244年),有个妇女,一胎生了三个孩子。

  周烈王六年(公元前370年),林碧阳君的侍女生了两条龙。

  鲁庄公八年(公元前686年),齐襄公在贝丘打猎,看见一头猪,随从说:“这是公子彭生。”齐襄公发火了,便拿箭射它。那头猪竟象人一样站起来啼叫。齐襄公十分恐惧,从车上摔下来跌伤了脚,丢了鞋子。刘向认为这近似于猪的祸殃。

  鲁庄公的时候,在郑国的南门口有城内的蛇与城外的蛇相斗,结果城内的蛇死了。刘向认为这近似于蛇的灾祸。京房写的《易传》说:“把别人的儿子立为自己的继承人而疑虑不定,那怪异的事情就是蛇在国都城门内相斗。”

  鲁昭公十九年(公元前523年),龙在郑国时门之外的洧渊中相斗。刘向认为这近似子龙的灾祸。京房写的《易传》说:“人心不稳定,那怪异的事情就是龙在国中相斗。”

  鲁定公元年(公元前509年),有九条蛇盘绕在柱子上。占卜的结果认为是有九世没人来祭祀祖庙,于是就建造了炀宫。

  秦孝公二十一年(公元前341年),有匹马产下人来。秦昭王二十年(公元前287年),有匹雄马因为生小马而死了。刘向认为这都是马的灾祸。京房写的《易传》说:”诸侯分享威势,那怪异的事情是雄马生小马。上面没有天子,诸侯互相征伐,那怪异的事情是马生人。”

  魏襄王十三年(公元前306年),有个女人变成了男人,给他配了个妻子,他妻子便生下了孩子。京房写的《易传》说:”女人变成男人,这叫做阴气昌盛,下贱的人要做君主,男人变成女人,这叫做阴气胜过阳气,那灾祸就是国家要灭亡。”另一种说法是:“男人变成女人,割去男子生殖器的官刑就会没有节制,女人变成男人,妇女就会执政。”

  秦惠文王五年(公元前333年),惠文王到朐衍巡视,有人向他进献五只脚的牛。当时秦国大量征用民间的人力财力,天下的人都背叛它。京房写的《易传》说:“大兴徭役,抢占农时,那怪异的事情是牛生五只脚。”

  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曾出现过巨人,身高五丈,脚上的鞋子长六尺,都穿着少数民族的服装。这种人一共有十二个,出现在临洮县。于是就铸造了十二个铜像来体现他们的形象。

  汉惠帝二年(公元前193年)正月癸酉那天早上,有两条龙出现在兰陵县廷东里温陵的井中,到乙亥那天夜里才离去。京房的《易传》说:“有德的人被害,那怪异的事情是龙出现在井中。”又说:“施行刑罚残酷暴虐,就会有黑龙从井中出来。”

  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吴国有马长角,长在耳朵的前面,向上竖起。右边的角长三寸,左边的角长二寸,粗细都是二寸。刘向认为马不应该长角,就好象吴国不应该兴兵来对待皇上,这马长角是吴国将要叛乱时的反常现象。京房《易传》说:“臣下要取代君主,政治不顺,那怪异的事情是马长角。这是贤能的人不满足的象征。”又说:“天子亲自征伐,马就长角。”

  汉文帝后元五年(公元前159年)六月,齐国雍城门外有狗长角。京房《易传》说:“执政的人有失误,臣下将要危害他,那怪异的事情是狗长角。”

  汉景帝元年(公元前156年)九月,胶东国下密县有个人年纪七十多岁,头上长角,角上有毛。京房《易传》说:“宰相专制,那怪异的事情是人头上长角。”《五行志》认为人不应当长角,就好象诸侯不敢兴兵去讨伐京城。此后就有吴楚七国的叛乱。到晋武帝泰始五年(公元269年),元城有人七十岁,头上长角,这大概就是赵王司马伦篡权变乱的应验。

  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邯郸有狗和猪交配。这时赵王惑乱,就与吴、楚等大国一起造反,对外还结交匈奴作为后援。《五行志》以为狗是军事上失去支援的征兆,猪是北方匈奴的象征。逆耳的话听不进去,和不同类的异族匈奴结交,因而生出灾祸来。京房《易传》说:“男女关系不谨慎,那怪异的事情是狗和猪交配,这是违反道德的,国家将有战争。”

  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十一月,有白色脖子的乌鸦和黑乌鸦在楚国的吕县成群地搏斗。白脖子乌鸦没有胜利,掉进了泗水之中,死亡的有几干只。刘向认为这位似于白色和黑色的征兆。当时楚王刘戊暴逆天道,使用腐刑来侮辱他的老师申公培,并与吴王策划叛乱。乌鸦成群搏斗,是军队打仗的象征。白脖子的乌鸦体形小,表明小的一方要失败,它们掉到水里去,表明楚王将死在水乡。楚王刘戊不领悟这一点,就起兵响应吴王,与汉帝大战,结果兵败而逃,一直逃到丹徒县,被越国人杀死了,这是白脖子乌鸦掉进泗水去的效验啊。京房《易传》说:“背叛骨肉之亲,那怪异的事情是白乌鸦与黑乌鸦在国内相斗。”燕王刘旦阴谋叛乱的时候,又有一只乌鸦与一只喜鹊,在燕国王官内的水池上搏斗,结果乌鸦掉进水他里死了。《五行志》认为楚王、燕王都是有骨肉之亲的诸侯王,但却骄横放肆而策划不义之事,都具有乌鸦与喜鹊相斗而死的征兆。行为相同而征验相合,这是天象和人事之间默契的表现。燕王的阴谋没有暴露,只是燕王一个人在王官中自杀了,所以一只黑色的(“水色”指黑色)乌鸦掉到水池中死了;楚王公开起兵,军队在战场上大败,所以乌鸦众多而带有白色(“金色”指白色)的死了。这是自然规律极其精细的效验。京房《易传》说:“专擅征伐劫杀,那怪异的事情是乌鸦与喜鹊相斗。”

  汉景帝中六年(公元前144年),梁孝王在北山打猎,有人献上一条脚从背脊上向上长的牛。刘向认为这近似于牛的灾祸。在内部考虑事情蒙昧昏乱,在外部大兴土木超过了规定,所以牛的灾祸就发生了。脚长在背脊上,是下级干犯上级的征兆。

  汉武帝太始四年(公元前93年)七月,赵国有条蛇从城外游进来,与城内的蛇在孝文帝庙下搏斗,城内的蛇死了。后来第二年的秋天,发生了卫太子的事情,这事情是由于赵国人江充引起的。

  汉昭帝元凤元年(公元前80年)九月,燕国有黄鼠衔着自己的尾巴,在王官南面的正门年跳舞。燕王去看它,黄鼠跳舞如故。燕王派官吏用酒肉来祭它,黄鼠便跳个不停,跳了一天一夜就死了。当时燕王刘旦策划叛乱,这是他即将死亡的象征。京房《易传》说:“诛杀不顾情面,那怪异的事情是老鼠在门内跳舞。”

  汉昭帝元凤三年(公元前78年)正月,泰山郡芜莱山南麓,轰轰轰地有几千个人的声音。人们赶去一看,只见有大石头自己耸立起来。高一丈五尺,大四十八围,埋入地下的部分有八尺深,以三块石头作为它的基脚。这大石头耸立起来后,有白色的乌鸦几千只聚集在它的旁边。这是汉宣帝中兴的吉兆。

  汉昭帝的财候,上林苑中一棵大柳树折断倒在地上。有一天它又直立起来,长出了树枝树叶。当时有虫子吃它的叶子,吃去的部分形成文字,这文字是:“公孙病已立。”

  汉昭帝的时候,昌邑王刘贺看见一条大白狗戴着祭祀宗庙时乐人所戴的方山冠却没有尾巴。到熹平年间(公元172年——178年),宫禁之内给狗戴帽子、佩带印绶,将此作为娱乐。当时,有一条狗突然跑出来,奔进司空衙门,看见这情景的人,没有不惊奇的。京房《易传》说:“国君行为不端正,臣下要篡权,那怪异的事情是狗戴了帽子跑出朝门。”

  汉宣帝黄龙元年(公元前49年),未央宫辂軨厩内的雌鸡变成了雄鸡,毛色都变了,但不啼叫,也不健壮争斗,脚爪后面也没有一般公鸡那种突出来象脚趾似的鸡距。汉元帝初元元年(公元前48年),丞相府史家的母鸡孵蛋,却渐渐变成了公鸡,长出了公鸡的鸡冠、鸡距,报晓啼叫,健壮好斗。到永光年间(公元前43年——前39年),有人献上长角的雄鸡。《五行志》认为这是王莽篡权的应验。京房《易传》涕:“贤能的人处在政治黑暗的乱世,识时务反会遭到伤害,那种招摇撞骗迷惑众人的人占据了职位,那怪异的事情是鸡长角。”又说:”妇女独擅政权,国家不得安宁,雌鸡象雄鸡一样啼鸣,君主不会荣耀。”

  汉宣帝的时候,在燕国与泰山之间,有三个男人合娶一个老婆,生了四个孩子。等到要分老婆孩子的时候便不能平均了,竟至于打起官司来。廷尉范延寿断案说:“这已经不是人类的事了,该用对待禽兽的办法来处理,孩子跟母亲而不跟父亲。请杀了这三个男的,把孩子还给母亲。”汉宣帝叹息说:”断案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称道古代呢?象范延寿这样,那就可以说是既符合道理而又满足了人之常情。”范延寿大概是观察了人情世故才知道判刑的,他还不知道根据人事上的反常现象及将来的应验来判罪。

  汉元帝永光二年(公元前42年)八月,天上落草,草叶子互相缠绕,象弹子一样大小。到汉平帝元始三年(公元3年)正月,天上又落草,草的形状就象永光时落下的那样。京房《易传》说:“君主吝啬俸禄,信用衰减,贤能的人离去,那怪异的事情是天落草。”

  汉元帝建昭五年(公元前34年),兖州刺史浩赏取缔老百姓私自设立的农业社(“社”是相当于“里”的基层行政单位。)山阳郡橐县茅乡的农业社内有一棵大槐树,官吏砍断了它。那天夜里,槐树又耸立在原来的地方。有人解说道:“凡是枯树、断树复活,都是衰败后又恢复兴盛的象怔。这是世祖光武帝中兴的应验。”

  汉成帝建始四年(公元前29年)九月,在长安城南,有老鼠衔了黄稻草、柏树叶爬上老百姓坟墓边的柏树和榆树上做窠,桐柏乡做的窠最多。窠中没有小老鼠,都只有于硬的老鼠屎儿升。当时朝廷上议事的大臣认为可能会有水灾发生。老鼠,是偷窃小动物,它总是夜里出来,白天隐藏。现在在光天化日之下离开洞穴而爬上树木,象征着地位卑贱的人将占据高贵显赫的位置。桐柏乡,是卫思后陵园所在地。从那以后,赵皇后从低下的地位登上了最高的地位,与卫皇后一样。赵皇后终于因为没有儿子而被废自杀。第二年,听说有老鹰烧掉了窠、杀死了小鹰的现象。京房《易传》说:“臣下私设爵禄而不向国家求取俸禄,那怪异的事情是老鼠做窠。”

  汉成帝河平元年(公元前28年),长安的男子石良、刘音同住在一个房间里。他们看见有个象人样的怪物在他们的房间里,就打它,它便变成了狗跑出去了。它出去以后,便有几个人穿着盔甲拿着弓箭来到石良家。石良等与他们搏斗,他们有的死、有的伤,原来都是狗。从二月一直搏斗到六月才告结束。这种情况按照《洪范》的观点来看,都是狗的灾祸,是说话不听从的祸殃啊。

  汉成帝河平元年(公元前28年)二月庚子日,泰山的山桑谷有老鹰焚烧自己的巢,男子孙通等听见山里老鹰喜鹊群鸟的声音,使前去观看,只见鸟巢燃烧着,都落到水池里去了,有三只小老鹰被烧死。那有鸟巢的树粗四围,鸟巢离地面五丈五尺。《易经》说:“就象鸟被烧掉了巢,旅客先前快乐得哈哈笑,家园被毁后便大哭号陶。”后来终于酿成了改朝换代的灾祸。

  汉成帝鸿嘉四年(公元前17年)秋季,信都国落下鱼雨。鱼不到五寸长,到永始元年(公元前16年)春天,渤海出现大鱼,长六丈,高一丈,共四条,汉哀帝建平三年(公元前4年),东莱郡平度县出现大鱼,长八丈,高一丈一尺,共七条,但都死了。汉灵帝熹平二年(公元173年),东莱郡海中出现大鱼两条,长八、九丈,高二丈多。京房《易传》说:“海中屡次出现大鱼,邪恶的人被提拔,贤能的人被疏远。”

  汉成帝永始元年(公元前16年)二月,河南郡大道旁驿站内的臭椿树长出的树枝象人头,眉毛、眼睛、胡须都具备,只是没有头发罢了。到汉哀帝建平三年(公元前4年)十月,汝南郡西平县遂阳乡有树木倒在地上,长出的树枝象人的形状,身体育黄色,面孔雪自,头上有胡须、头发,后来渐渐长大,共长六寸一分。京房《易传》说:“君王道德衰败,下面的人将兴起,就有树木长成人的样子。”那以后就有王莽的篡权。

  汉成帝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二月,大马圈里的马长出角来,角长在左耳的前面,围圆和长度各二寸。这时候王莽任大司马,他残害皇上的念头,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汉成帝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三月,天水郡平襄县有燕子生麻雀,燕子把它们喂养到大,它们便都飞走了。京房《易传》说:“叛乱的臣子在国内,如果那凶兆是燕子生麻雀,那么诸侯将会被消灭。”又说:“生下来的后代不是自己的同类,那么儿子就不能继承父亲的事业。”

  汉哀帝建平三年(公元前4年),定襄郡有雄马生小马,这小马三只脚,跟着马群一起吃喝。《五行志》认为:马,是国家打仗时的重要工具;三只脚,是不能被任用的象征。

  汉哀帝建平三年(公元前4年),零陵郡有棵树倒在地上,围圆一丈六尺,长十丈七尺。老百姓锯断它的根,长九尺多,都枯干了。过了三个月,这棵树突然自己耸立在原来的地方。京房《易传》说:“抛弃正道而作乱,那怪异的事情是树断了自己会连接起来。妃子皇后有了专宠,树木倒了又会重新坚立起来,断了、枯了还会复活。’

  汉哀帝建平四年(公元前3年)四月,山阳郡方与县的女子田无啬生小孩。在产前两个月的时候,这孩子就在母亲的腹中啼哭,等生下来后,田无啬便不去养育他,而把他埋葬在路边。过了三天,有个人经过那里,竟然听见那孩子的哭声,于是他的母亲就把他掘起来加以收养了。

  汉哀帝建平四年(公元前3年)夏天,京城以及郡国的老百姓在里弄与道路上聚会,设置博戏棋具,载歇载舞来祭祀西王母。又传递书信说:“西王母告诉老百姓,佩带这书信的就不会死去。如果不相信我的话,看看门的转轴下,一定有白头发。”这种活动到秋天才告结束。

  汉哀帝建平年间(公元前6年——前3年),豫章郡有个男人变成了女人,嫁给人家作媳妇,生了一个孩子。长安人陈凤说:“男人变成女人,将要失去传宗接代的继承人,这是自己保存自己的象征。”另一种说法是:“嫁给人家当媳妇,生了一个孩子,这暗示着将再过一代才断绝世系。”所以后来汉哀帝逝世,汉平帝身故,页王莽篡夺了帝位。

  汉平帝元始元年(公元1年)二月,朔方郡广牧县女子赵春病死了,已经入棺,过了七天,却在棺材外出现了。她自己说见到了死去的公公,对她说:”年纪才二十七岁,你不应该死。”朔方太守谭把这件事向上作了汇报。有人解说道:“极盛的阴气转变为阳气,地位低下的人占居上位,那怪异的事情就是死而复生。”那以后就有王莽篡夺皇位的事。

  汉平帝元始元年(公元1年)六月,长安有个女人生儿子。两个头两个脖子,面孔互相对着,四条手臂共同长在一个胸膛上,都向前,臀部长着眼睛,长二寸左右。京房《易传》说:”“做事乖违感到孤立,看见猪背上涂满泥土。’那反常的现象是人长两个头。臣民互相排斥善良,那反常现象与此相同。人或马、牛、羊、鸡、狗、猪等六畜的头和眼睛长在下面,这叫做没有上面,它预示政权将会变动。那反常的现象出现,是为了谴责君主丧失了正道,这些反常现象分别象征君主相应的失误。两个脖子,象征臣下不一致;手多,象征被任用的人邪恶,脚少,象征臣下不能胜任官职,或君主没有任用下面的人。凡是下部的器官长在上部,象征不恭敬;上部的器官长在下部,象征轻慢亵狎:主出不是同类的东西,象征淫乱;人生下来就长大,象征皇上迅速成功;生下来就会说话,象征皇上喜欢虚言。各种反常现象可依此推论出君主的事情。如果君主还不改正错误,就会酿成灾祸了。”

  汉章帝元和元年(公元84年),代郡高柳的乌鸦生下一只小乌鸦,三只脚,象鸡一样大,毛色赤红,头上有角,长一寸多。

  汉桓帝即位,有条大蛇出现在德阳殿上。洛阳市令淳于翼说:“蛇身上有鳞片,这是铠甲兵器的象征。出现于皇官内,是将有皇后亲人当大官的遭受军队诛杀的象征。”因此他就丢下市令的官职逃跑了。到延熹二年(公元159年),汉桓帝诛灭了梁皇后哥哥大将军梁冀,逮捕惩治他的家属,在京城中动用了兵力。

  汉桓帝建和三年(公元149年)秋季七月,北地郡廉县落下肉雨,这些肉象羊的肋条肉。有的象手板一样大。这时候梁太后执政,梁冀独擅大权,擅自诛杀太尉李固、杜乔,天下的人都认为他们是冤屈的。在那以后,梁家就被诛灭了。

  汉桓帝元嘉年间(公元151年——153年),京城的妇女流行愁眉、啼妆、堕马髻、折腰步、龋齿笑。愁眉,就是把眉毛画得细而且曲折。啼妆,就是眼睛下的粉擦得薄一些,好象哭过了一样。堕马髻,就是把发髻梳在一边。折腰步,就是走路的时候做出双脚承受不了下身的样子。龋齿笑,就是笑的时候好象牙齿痛,虽然内心很高兴,也不尽情地放声大笑。这些做法源自大将军梁翼的妻子孙寿,京城中的妇女都统一如此,连各个封国的妇女也都仿效这些做法。上天的禁戒这样说:“兵马将去收捕,所以妇女忧虑发愁,皱着眉头啼哭,官兵来牵掣强夺,将折断她们的腰关节,使她们的发髻倾斜;她们即使强颜欢笑,已不再有什么意趣了。”到延熹二年(公元159年),梁冀整个宗族都被诛灭了。

  汉桓帝延熹五年(公元162年),临沅县有条牛生了一只鸡,两个头四只脚。

  汉灵帝多次在西花园中游戏,他叫后宫的下等宫女扮作旅馆的主人,他自己身穿市场上出售的旧衣服,来到这旅馆里,让这些宫女端出酒菜,使与她们一起吃喝,把这当作娱乐。这是天子快要失去皇位、下降到奴仆地位的谣言。从那以后天下就大乱了。古书上有记载说:“炎汉的灾难(汉朝为火德,于色为赤。所以汉朝的厄运称为“赤厄”)在三七。”所谓三七,就是说经过二百一十年,会有外戚的篡权,以及红眉毛的妖孽。篡权的乱臣贼子国统短暂,最多维持十八年,就会有贤君刘秀,复兴祖宗的事业。又经过二百一十年,又会有黄头的妖孽,天下就大乱了。从汉高祖建立帝业,到汉平帝末年,经历了二百一十年而有王莽篡权,这是凭借了皇后之亲。过了十八年而山东强盗樊崇、刁子都等起兵,用丹砂涂在他们的眉毛里,所以夭下都把他们叫做“赤眉”。在这个时候光武帝起来复兴汉朝的国绕,他的名字叫秀。到汉灵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而张角起兵,他把军队分设为三十六方,徒党几十万,都戴黄色的头巾,所以天下称为“黄巾贼”,传到今天的道教服装便是从这时兴起来的。张角等人开始在邺县起兵,后来到真定会师,欺骗迷惑百姓说:”青天已经死去,黄天就要建立,那一年是甲子年,天下大吉。”从邺县起兵,象征天下的基业重新开始。到真定会师的时候,百姓都向他们下跪行礼,投奔他们,信奉他们的教义,荆州、扬州的老百姓特别厉害,竟至于抛弃了家产,奔波在路上,死的人数不清。张角等开头在二月起兵,那年冬天十二月便全部被摧毁了。从光武帝中兴,到黄巾军起兵,还不满二百一十年,而天下大乱,汉朝的国统废止,这实在是应验了“三七”的气数。

  汉灵帝建宁年间(公元168年——172年),男人的上衣,喜欢做成长的,而下衣做得很短。女人喜欢做长裙子(据《后汉书·五行志》作“裙”),而上衣做得很短。这是阳气没有下而阴气没有上,天下不会太平。后来天下果然大乱了。

  汉灵帝建宁三年(公元170年)春天,河内郡发生了妻子吃丈夫的事,河南郡发生了丈夫吃妻子的事。夫妻是阴阳双方相配的事物中最有深情的。现在夫妻之间反而互相吞食,这是阴阳双方在互相侵犯,这哪里只是皇帝皇后的失误呢!汉灵帝死了,天下大乱,君主有妄乱诛杀臣民的暴虐行为,臣下有劫持杀害君主的叛逆行径,君臣起兵互相残杀,骨肉之亲成为仇人,人民的灾难到了极点,所以人类的怪事因此而预先发生了。遗憾的是没有碰上辛有、屠黍所发表的那种预言,用来推测那以后的情况啊。

  汉灵帝熹平二年(公元173年)六月,洛阳的老百姓谣传说。“虎贲寺的东墙中有黄人,容貌胡须眉毛部长得很端正。”去看的人有几万,连官禁中的人也都出去看,道路都被堵塞了。到中平元年(公元184年)二月,张角兄弟在冀州起兵,自称“黄天”。他们分兵三十六方,各地都出来响应,将军元帅星罗棋布,官吏也都在外地归附他们。因为他们后来疲乏饥饿了,所以才被牵制住打败了。

  汉灵帝熹平三年(公元174年),右校作坊中有两棵臭椿树,高度都在四尺左右。其中的一棵一下子猛长,长长了一丈多,长粗了一围,变成了外国人的形状,头、眼睛、鬓角、胡须、头发都具备。熹平五年(公元176年)十月壬午日,正殿旁边的槐树,都有六七围大小,竟然会自己拔起来倒竖着,树根向上树枝向下。还有中平年间(公元184年——189年),在长安城西北六七里远的老树洞中,那树干长成了人的面孔,还长着鬓发。这些事以《洪范》的观点来看,都是树木不能正常地弯曲或伸直。

  汉灵帝光和元年(公元178年),南宫的侍中府内有只母鸡快要变成雄鸡了,全身的毛都象雄鸡,但头和鸡冠尚未变化。

  汉灵帝光和二年(公元179年),洛阳上西门外有个女人生了个孩子,两个头,两对肩膀同长在一个胸膛上,都向前。那女人认为不吉利,所以孩子一落地就把他抛弃了。从此之后,朝廷昏乱,政权落到了权贵手中,君主与臣下没有区别,这是两个头的象征。后来董卓毒杀何太后,将不孝的罪名加在汉少帝身上,废除放逐了少帝,后来又把他毒杀了。汉朝建立以来,灾祸没有比这更厉害的了。

  光和四年(公元181年),南宫的中黄门官署内,有一个男人,长九尺,穿白色的衣服。中黄门解步责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敢穿了白衣服乱闯宫廷!”那人说:“我,是梁伯夏的后代,天帝派我来做天子。”解步想上前逮住他,他却忽然不见了。

  光和七年(公元184年),陈留郡的济阳县、长垣县,济阴郡和东郡的冤句县、离狐县地界中,路边生出的草都长成人的形状,还拿着兵器弓箭,有的草长成牛马龙蛇鸟兽的形状,或白或黑都象它们应有的颜色,羽毛、头、眼睛、脚、翅膀都具备,不只是仿佛近似,而是象得特别纯正。过去有人说:“这近似于草怪。”这一年有黄巾强盗起兵,汉朝从此就衰弱了。

  汉灵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六月壬申日,洛阳有个住在上西门外的男子刘仓,他的妻子生了个儿子,两个头同长在一个身体上。到建安年间(公元196年—220年),有个女子生了个儿子,也是两个头同长在一个身体上。

  中平三年(公元186年)八月中,怀陵上有一万多只麻雀,开始非常悲哀地鸣叫,接着便胡乱地搏斗,互相残杀,结果都断了头,悬挂在树枝与荆棘丛上。到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汉灵帝逝世。陵,是高大的象征。雀,就是爵。上夭的禁戒这样说:“各个享有爵位俸禄而尊贵的人,很快会自相残害,直到灭亡。”

  汉朝的时候,京城里迎宾结婚等吉利美好的宴会上,都吹奏魁棳,酒喝得畅快以后,就接着唱挽歌。魁,是丧失家园时奏的乐曲,挽歌,是扶着牵引棺材的绳索时相互应和而唱的歌。上天的禁戒这样说:“国家马上要遭殃了,所以各种受推崇的音乐都是死亡之曲。”自从汉灵帝死了以后,京城被摧毁,家门中有吞食尸体的虫再自相吞食的。奏魁、唱挽歌,是这些事的应验吗?

  汉灵帝末年,京城流传的歌谣说:”侯不是侯,王不是王,千乘万骑上北邙(汉代王侯贵族多葬在北邙山,此指不吉利的事)。”到中平六年(公元189年),史侯登上了最高的位子,汉献帝当时还没有爵号,被中常侍段圭等劫持,公卿百官,都只好跟在他的后面,一直被劫持到黄河边上,才被尚书卢植等追回。

  汉献帝初平年间(公元190年—193年),长沙有个人姓桓,死了,已经入棺一个月多了,他母亲却听见棺材中有声音,打开棺材,这人就活了。占卜的结果说:“极盛的阴气转变为阳气·地位低下的人就占居上位。”后来曹操便由一个普通的军士起家立业。

  汉献帝建安七年(公元202年),越巂有个男人变成了女人。当时周群上言说:“哀帝时也有这种变化,这预示着将要有改朝换代的事。”到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汉献帝被封为山阳公。

  仅献帝建安初年,荆州流行的童谣说:“八九年间开始要衰落了,到十三年就没有什么遗留了。”这是说汉代从中兴以来,仅荆州能保全,等到刘表任荆州牧以后,老百姓还能车衣足食欢天喜地,但到建安九年(公元204年)便要开始衰落了。所谓开始衰落,是指刘表的妻子死去,各位将领也都零落衰亡。所谓十三年没有什么遗留,是指刘表又要死了,因而荆州就要衰败了。这时候华容县有个女子,忽然哭着呼叫说:“将有大的丧事。”她的话说得太过分了,县里认为她制造妖言惑众,所以把她逮捕入狱。过了一个多月,她忽然在狱中哭着说:“刘荆州(刘表)今天死了。”华容县距离荆州有几百里,县里就马上派骑士去验看,刘表果然死了,县里就把她放了出来。她接着又吟唱道:“想不到李立成了地位显赫的人物。”后来没过多少时候,曹操攻破荆州,使任命涿郡人李立(字建贤)当了荆州刺史。

  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正月,魏武帝曹操在洛阳兴建建始殿,砍伐溜龙园中的树木,那树木竟然流出血来。又掘梨树搬迁,那梨树的根被碰伤了也流出血来。曹操很厌恶这件事,于是就卧病不起,当月就死了。这一年是魏文帝黄初元年。

  魏黄初元年(公元220年),未央宫中有老鹰出生在燕子窠里,嘴和脚爪都呈红色。到青龙年间(公元233年—237年),魏明帝建造凌霄阁,刚开始架屋,就有喜鹊在那上面做窠。魏明帝拿这件事去问高堂隆,高堂隆回答说:“《诗经·召南·鹊巢》说:‘惟鹊有巢,惟鸠居之。’现在您兴建宫室而喜鹊却来做窠,这是房屋还没有落成,而您自己已不能去居住的象征。”

  魏齐王嘉平初年,白马河出现怪马,那马夜间经过官府的马厩旁嘶叫,群马都应和着嘶叫。第二天,人们看见它的脚印象斗斛一样大,延绵几里,仍然回到白马河里去了。

  魏景初元年(公元237年),有只燕子在卫国李盖的家里生了只体形巨大的幼燕,形状象老鹰,嘴喙象燕子。高堂隆说:“这是魏王朝的大怪事,应该在官廷内防范大展雄才之臣。”在那以后,晋宣帝司马懿发动了政变,诛杀了曹爽,从而控制了魏王朝。

  蜀景耀五年(公元262年),蜀国宫廷中的大树无缘无故地自己折断了。谯周深深地为此优虑,但又没有什么人可以和他谈论这件事,于是他就在柱子上写道:“众而大,期之会,具而授,若何复?”这是说曹魏王朝是强大的。它的意思是:兵多人众而势力强大,天下的人到时候会聚集在他周围的;曹氏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因而把天下文给了曹氏,怎么能再存在建立刘家王朝的人呢?蜀汉灭亡以后,人们都认为谯周的话得到了应验。

  吴国孙权太元元年(公元251年)八月初一,刮大风,江海泛滥,平地上的积水有八尺深,刮倒了孙权父亲孙坚墓地高陵上的树二千棵,陵园里的石碑都歪斜了,吴国京城的两扇大门也被吹跑了。第二年,孙权就死了。

  吴国孙亮五凤元年(公元254年)六月,交阯郡有稗草变成了稻子。从前三苗部族即将灭亡的时候,五谷变了种。这些都是发生在草类上的怪事。后来,孙亮就被废除了。

  吴国孙亮五凤二年(公元255年)五月,阳羡县离里山的大石头自己耸立起来。这是孙皓继承废旧的家业、能恢复其帝位的预兆。

  吴国孙休永安四年(公元261年),安吴县的百姓陈焦,死了七天又活了,他打通坟墓爬了出来。这是乌程侯孙皓继承废旧的家业而获得帝位的征兆。

  从孙休以后,衣服的形制,上衣长下衣短。同时,穿五六件上衣,下衣只穿一二条。这大概是上面富饶奢侈,下面贫穷拮据;上面财富有余,下面财富不足的征兆。

  妖怪者,盖精气之依物者也。气乱于中,物变于外,形神气质,表里之用也。本于五行,通于五事,虽消息升降,化动万端,其于休咎之征,皆可得域而论矣。

  夏桀之时厉山亡,秦始皇之时三山亡,周显王三十二年宋大邱社亡,汉昭帝之末,陈留昌邑社亡。京房易传曰:“山默然自移,天下兵乱,社稷亡也。”故会稽山阴琅邪中有怪山,世传本琅邪东武海中山也,时天夜,风雨晦冥,旦而见武山在焉,百姓怪之,因名曰怪山,时东武县山,亦一夕自亡去,识其形者,乃知其移来。今怪山下见有东武里,盖记山所自来,以为名也。又交州脆州山移至青州。凡山徙,皆不极之异也。此二事未详其世。尚书金縢曰:“山徙者,人君不用道,士贤者不兴,或禄去,公室赏罚不由君,私门成群,不救,当为易世变号。”说曰:“善言天者,必质于人;善言人者,必本于天。”故天有四时,日月相推,寒暑迭代,其转运也。和而为雨,怒而为风,散而为露,乱而为雾,凝而为霜雪,立而为蚳●,此天之常数也。人有四肢五脏,一觉一寐,呼吸吐纳,精气往来,流而为荣卫,彰而为气色,发而为声音,此亦人之常数也。若四时失运,寒暑乖违,则五纬盈缩,星辰错行,日月薄蚀,彗孛流飞,此天地之危诊也。寒暑不时,此天地之蒸否也。石立,土踊,此天地之瘤赘也。山崩,地陷,此天地之痈疽也。冲风,暴雨,此天地之奔气也。雨泽不降,川渎涸竭,此天地之焦枯也。

  商纣之时,大龟生毛,兔生角,兵甲将兴之象也。

  周宣王三十三年,幽王生,是岁,有马化为狐。

  晋献公二年,周惠王居于郑,郑人入王府,多脱化为蜮,射人。

  周隐王二年四月,齐地暴长长丈余,高一尺五寸。京房易妖曰:“地四时暴长占:春、夏多吉,秋、冬多凶。”历阳之郡,一夕沦入地中而为水泽,今麻湖是也。不知何时。运斗枢曰:“邑之沦阴,吞阳,下相屠焉。”

  周哀王八年,郑有一妇人,生四十子,其二十人为人,二十人死。其九年,晋有豕生人,吴赤乌七年,有妇人一生三子。

  周烈王六年,林碧阳君之御人产二龙。

  鲁严公八年,齐襄公田于贝邱,见豕,从者曰:“公子彭生也。”公怒射之,豕人立而唬,公惧坠车,伤足,丧屦。刘向以为近豕祸也。

  鲁严公时,有内蛇与外蛇斗郑南门中。内蛇死。刘向以为近蛇孽也。京房易传曰:“立嗣子疑,厥妖蛇居国门斗。”

  鲁昭公十九年,龙众于郑时门之外洧渊。刘向以为近龙孽也。京房易传曰:“众心不安,厥妖龙众其邑中也。”

  鲁定公元年,有九蛇绕柱,占,以为九世庙不祀,乃立炀宫。秦孝公二十一年,有马生人。昭王二十年,牡马生子而死。刘向以为皆马祸也。京房易传曰:“方伯分威,厥妖牡马生子。上无天子,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

  魏襄王十三年,有女子化为丈夫,与妻生子。京房易传曰:“女子化为丈夫,兹谓阴昌,贱人为王。丈夫化为女子,兹谓阴胜阳,厥咎亡。”一曰:“男化为女宫刑滥,女化为男妇政行也。”秦孝文王五年,游煦衍,有献五足牛,时秦世大用民力,天下叛之。京房易传曰:“兴繇役,夺民时,厥妖牛生五足。”

  秦始皇二十六年,有大人长五丈,足履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见于临洮,乃作金人十二以象之。

  汉惠帝二年,正月癸酉旦,有两龙现于兰陵廷东里温陵井中,至乙亥夜,去。京房易传曰:“有德遭害,厥妖龙见井中。”又曰:“行刑暴恶,黑龙从井出。”汉文帝十二年,吴地有马生角,在耳前,上向,右角长三寸,左角长二寸,皆大二寸。刘向以为马不当生角,犹吴不当举兵向上也,吴将反之变云。京房易传曰:“臣易上,政不顺,厥妖马生角。兹谓贤士不足。”又曰:“天子亲伐,马生角。”

  文帝后元五年六月,齐雍城门外有狗生角。京房易传曰:“执政失下,将害之,厥妖狗生角。”

  汉景帝元年九月,胶东下密人,年七十余,生角,角有毛。京房易传曰:“冢宰专政,厥妖人生角。”五行志以为人不当生角,犹诸侯不敢举兵以向京师也。其后遂有七国之难。至晋武帝泰始五年,元城人,年七十,生角。殆赵王伦篡乱之应也。

  汉景帝三年,邯郸有狗与彘交,是时赵王悖乱,遂与六国反,外结、匈奴以为援。五行志以为:犬,兵革失众之占,豕,北方匈奴之象。逆言失听,交于异类,以生害也。京房易传曰:“夫妇不严,厥妖狗与豕交。兹谓反德,国有兵革。”

  景帝三年十一月,有白颈乌与黑乌群斗楚国吕县:白颈不胜,堕泗水中死者数千。刘向以为近白黑祥也。时楚王戊暴逆无道,刑辱申公,与吴谋反。乌群斗者,师战之象也。白颈者小,明小者败也。堕于水者,将死水地。王戊不悟,遂举兵应吴,与汉大战,兵败而走,至于丹徒。为越人所斩,堕泗水之效也。京房易传曰:“逆亲亲,厥妖白黑乌斗于国中。”燕王旦之谋反也,又有一乌,一鹊,斗于燕宫中池上,乌堕池死。五行志以为楚、燕皆骨肉,藩臣骄恣,而谋不义,俱有乌鹊斗死之祥。行同而占合,此天人之明表也。燕阴谋未发,独王自杀于宫,故一乌而水色者死;楚炕阳举兵,军师大败于野,故乌众而金色者死:天道精微之效也。京房易传曰:“颛征劫杀,厥妖乌鹊斗。”

  景帝十六年,梁孝王田北山,有献牛,足上出背上者。刘向以为近牛祸,内则思虑霿乱,外则土功过制,故牛祸作。足而出于背,下奸上之象也。

  汉武帝太始四年七月,赵有蛇从郭外入,与邑中蛇斗孝文庙下。邑中蛇死。后二年秋,有卫太子事,自赵人江充起。

  汉昭帝元凤元年九月,燕有黄鼠衔其尾舞王宫端门中。王往视之,鼠舞如故。王使吏以酒脯祠鼠,舞不休。一日一夜,死。时燕王旦谋反,将死之象也。京房易传曰:“诛不原情,厥妖鼠舞门。”

  昭帝元凤三年正月,泰山芜莱山南汹汹有数千人声。民往视之,有大石自立,高丈五尺,大四十八围,入地深八尺,三石为足。石立后,有白乌数千集其旁。宣帝中兴之瑞也。

  昭帝时上林苑中,大柳树断仆地,一朝起立,生枝叶,有虫食其叶,成文字,曰:“公孙病已立。”昭帝时昌邑王贺见大白狗,冠“方山冠”而无尾。至熹平中,省内冠狗带绶以为笑乐,有一狗突出,走入司空府门,或见之者,莫不惊怪。京房易传曰:“君不正,臣欲篡,厥妖狗冠出朝门。”

  汉宣帝黄龙元年,未央殿辂軨中雌鸡化为雄,毛衣变化,而不鸣,不将,无距。元帝初元元年,丞相府史家雌鸡伏子,渐化为雄,冠距鸣将。至永光中有献雄鸡生角者。五行志以为王氏之应。京房易传曰:“贤者居明夷之世,知时而伤或众在位,厥妖鸡生角。”又曰:“妇人专政,国不静,牝鸡雄鸣,主不荣。”宣帝之世,燕、岱之闲,有三男共取一妇,生四子,及至将分妻子而不可均,乃致争讼。廷尉范延寿断之曰:“此非人类,当以禽兽从母不从父也。”请戮三男,以儿还母。宣帝嗟叹曰:“事何必古,若此,则可谓当于理而厌人情也。”延寿盖见人事而知用刑矣,未知论人妖将来之验也。汉元帝永光二年八月,天雨草,而叶相樛结,大如弹丸。至平帝元始三年正月,天雨草,状如永光时。京房易传曰:“君吝于禄,信衰,贤去,厥妖天雨草。”元帝建昭五年,兖州刺史浩赏,禁民私所自立社。山阳橐茅乡社有大槐树,吏伐断之,其夜树复立故处。说曰:“凡枯断复起,皆废而复兴之象也。”是世祖之应耳。

  汉成帝建始四年九月,长安城南,有鼠衔黄稿柏叶,上民冢柏及榆树上为巢,桐柏为多,巢中无子,皆有干鼠矢数升。时议臣以为恐有水灾。鼠盗窃小虫,夜出,昼匿,今正昼去穴而登木,象贱人将居贵显之占。桐柏,卫思后园所在也,其后赵后自微贱登至尊,与卫后同类,赵后终无子,而为害。明年,有鸢焚巢杀子之象云。京房易传曰:“臣私禄罔干,厥妖鼠巢。”

  成帝河平元年,长安男子石良、刘音相与同居,有如人状,在其室中,击之,为狗,走出。去后,有数人披甲,持弓弩至良家。良等格击,或死,或伤,皆狗也。自二月至六月,乃止。其于洪范,皆犬祸,言不从之咎也。

  成帝河平元年二月庚子,泰山山桑谷,有鸢焚其巢。男子孙通等闻山中群鸟鸢鹊声,往视之,见巢燃,尽堕池中,有三鸢鷇,烧死。树大四围,巢去地五丈五尺。易曰:“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咷。”后卒成易世之祸云。成帝鸿嘉四年秋,雨鱼于信都,长五寸以下。至永始元年春,北海出大鱼,长六丈,高一丈,四枚。哀帝建平三年,东莱平度出大鱼,长八丈,高一丈一尺,七枚。皆死。灵帝熹平二年,东莱海出大鱼二枚,长八九丈,高二丈余。京房易传曰:“海数见巨鱼,邪人进,贤人疏。”成帝永始元年二月,河南街邮樗树生枝,如人头,眉目须皆具,亡发耳。至哀帝建平三年十月,汝南西平遂阳乡有材仆地生枝,如人形,身青黄色,面白,头有髭发,稍长大,凡长六寸一分。京房易传曰:“王德衰,下人将起,则有木生为人状”。其后有王莽之篡。

  成帝绥和二年二月,大厩马生角,在左耳前,围长各二寸。是时王莽为大司马,害上之萌,自此始矣。

  成帝绥和二年三月,天水平襄有燕生雀,哺食至大,俱飞去。京房易传曰:“贼臣在国,厥咎燕生雀,诸侯销。”又曰:“生非其类,子不嗣世。”

  汉哀帝建平三年,定襄有牡马生驹三足,随群饮食,五行志以为:马,国之武用。三足,不任用之象也。

  哀帝建平三年,零陵有树僵地,围一丈六尺,长十丈七尺,民断其本,长九尺余,皆枯,三月,树卒自立故处。京房易传曰:“弃正,作淫,厥妖本断自属。妃后有颛,木仆,反立,断枯,复生。”

  哀帝建平四年四月,山阳方与女子田无啬生子,未生二月前,儿啼腹中,及生,不举,葬之陌上。后三日,有人过,闻儿啼声。母因掘收养之。

  哀帝建平四年夏,京师郡国民聚会里巷阡陌,设张博具歌舞,嗣西王母。又传书曰:“母告百姓:佩此书者,不死。不信我言,视门枢下,当有白发。”至秋乃止。

  哀帝建平中,豫章有男子化为女子,嫁为人妇,生一子。长安陈凤曰:“阳变为阴,将亡;继嗣,自相生之象”。一曰:“嫁为人妇,生一子者,将复一世,乃绝。”故后哀帝崩,平帝没,而王莽篡焉。

  汉平帝元始元年二月,朔方广牧女子赵春病死,既棺殓,积七日,出在棺外。自言见夫死父,曰:“年二十七,汝不当死。”太守谭以闻,说曰:“至阴为阳,下人为上。厥妖人死复生。”其后王莽篡位。

  汉平帝元始元年六月,长安有女子生儿:两头,两颈面,俱相向;四臂,共胸,俱前向;尻上有目,长二寸所。京房易传曰:“暌孤见豕负涂,厥妖人生两头,下相攘。善妖,亦同人。若六畜,首目在下。”兹谓亡上,政将变更。厥妖之作,以谴失正,各象其类。两颈,下不一也。手多,所任邪也。足少,下不胜任,或不任下也。凡下体生于上,不敬也;上体生于下,媟渎也。生非其类,淫乱也;人生而大,上速成也;生而能言,好虚也。群妖推此类。不改,乃成凶也。汉章帝元和元年,代郡高柳乌生子,三足,大如鸡,色赤,头有角,长寸余。

  汉桓帝即位,有大蛇见德阳殿上。洛阳市令淳于翼曰:“蛇有鳞,甲兵之象也;见于省中,将有椒房大臣受甲兵之象也。”乃弃官遁去。到延熹二年,诛大将军梁冀,捕治家属,扬兵京师也。

  汉桓帝建和三年秋七月,北地廉雨肉,似羊肋,或大如手。是时梁太后摄政,梁冀专权,擅杀,诛太尉李固、杜乔,天下冤之。其后,梁氏诛灭。

  汉桓帝元嘉中,京都妇女作“愁眉”“啼妆”“堕马髻”“折腰步”“龋齿笑。”“愁眉”者,细而曲折。“啼七”者,薄拭目下若啼处。“堕马髻”者,作一边。“折腰步”者,足不在下体。“龋齿笑”者,若齿痛,乐不欣欣。始自大将军梁冀妻孙寿所为,京都翕然,诸夏效之。天戒若曰:“兵马将往收捕:妇女忧愁,踧眉啼哭;吏卒掣顿,折其腰脊,令髻邪倾;虽强语笑,无复气味也。”到延熹二年,冀举宗合诛。

  桓帝延熹五年,临沅县有牛生鸡,两头四足。

  汉灵帝数游戏于西园中,令后宫采女为客舍主人,身为估服,行至舍,问采女下酒食,因共饮食,以为戏乐。是天子将欲失位,降在皂隶之谣也。其后天下大乱。古志有曰:“赤厄三七。”三七者经二百一十载,当有外戚之篡。丹眉之妖,篡盗短祚,极于三六,当有飞龙之秀,兴复祖宗。又历三七,当复有黄首之妖,天下大乱矣。自高祖建业,至于平帝之末,二百一十年,而王莽篡,盖因母后之亲。十八年而山东贼樊子都等起,实丹其眉,故天下号曰“赤眉。”于是光武以兴祚,其名曰秀。至于灵帝中平元年,而张角起,置三十六方,徒众数十万,皆是黄巾,故天下号曰“黄巾贼,”至今道服,由此而兴。初起于邺,会于真定,诳感百姓曰:“苍天已死,黄天立。岁名甲子年,天下大吉。”起于邺者,天下始业也,会于真定也。小民相向跪拜趋信。荆、扬尤甚。乃弃财产,流沈道路,死者无数。角等初以二月起兵,其冬十二月悉破。自光武中兴至黄巾之起,未盈二百一十年,而天下大乱。汉祚废绝,实应三七之运。

  灵帝建宁中,男子之衣好为长服,而下甚短;女子好为长裾,而上甚短。是阳无下而阴无上,天下未欲平也。后遂大乱。

  灵帝建宁三年春,河内有妇食夫,河南有夫食妇。夫妇阴阳,二仪有情之深者也。今反相食,阴阳相侵,岂特日月之眚哉。灵帝既没,天下大乱,君有妄诛之暴,臣有劫弒之逆,兵革相残,骨肉为雠,生民之祸极矣。故人妖为之先作。而恨不遭辛有、屠乘之论,以测其情也。

  灵帝熹平二年六月,雒阳民讹言:虎贲寺东壁中,有黄人,形容须眉良是。观者数万。省内悉出,道路断绝。到中平元年二月,张角兄弟起兵冀州,自号“黄天”。三十六方,四面出和。将帅星布,吏士外属。因其疲餧牵而胜之。

  灵帝熹平三年,右校别作中,有两樗树,皆高四尺所,其一枝宿昔暴长,长一丈余,麤大一围,作胡人状,头目鬓须发俱具。其五年,十月壬午,正殿侧有槐树,皆六七围,自拔,倒竖,根上枝下。又中平中长安城西北六七里,空树中,有人面,生鬓。其于洪范皆为木不曲直。

  灵帝光和元年,南宫侍中寺雌鸡欲化为雄,一身毛皆似雄,但头冠尚未变。

  灵帝光和二年,洛阳上西门外女子生儿:两头,异肩,共胸,俱前。向以为不祥,堕地,弃之。自是之后,朝廷霿乱,政在私门,上下无别,二头之象。后董卓戮太后。被以不孝之名,放废天子,后复害之,汉元以来,祸莫踰此。

  光和四年,南宫中黄门寺有一男子,长九尺,服白衣,中黄门解步呵问:“汝何等人?”白衣妄入宫掖,曰:“我梁伯夏。后天使我为天子。”步欲前收之,因忽不见。

  光和七年陈留、济阳、长垣、济阴、东郡、冤句、离狐界中路边生草,悉作人状,操持兵弩;牛马龙蛇鸟兽之形,白黑各如其色,羽毛头目足翅皆备,非但彷佛,像之尤纯。旧说曰:“近草妖也。”是岁有黄巾贼起,汉遂微弱。

  灵帝中平元年六月壬申,雒阳男子刘仓,居上西门外,妻生男,两头共身。至建安中,女子生男,亦两头共身。

  中平三年八月中,怀陵上有万余雀,先极悲鸣,已因乱斗,相杀,皆断头悬着树枝枳棘。到六年,灵帝崩。夫陵者,高大之象也;雀者,爵也。天戒若曰:“诸怀爵禄而尊厚者,还自相害,至灭亡也。”汉时,京师宾婚嘉会,皆作“魁櫑,”酒酣之后,续以“挽歌。”“魁櫑,”丧家之乐;“挽歌,”执绋相偶和之者。天戒若曰:“国家当急殄悴,诸贵乐皆死亡也。”自灵帝崩后,京师坏灭,户有兼尸,虫而相食者,“魁櫑”“挽歌”斯之效乎?

  灵帝之末,京师谣言曰:“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邙。”到中平六年,史侯登蹑至尊,献帝未有爵号,为中常侍段圭等所执,公卿百僚,皆随其后,到河上,乃得还。

  汉献帝初平中,长沙有人姓桓氏,死,棺敛月余,其母闻棺中有声,发之,遂生。占曰:“至阴为阳,下人为上。”其后曹公由庶士起。献帝建安七年,越隽有男子化为女子,时周群上言:哀帝时亦有此变,将有易代之事。至二十五年,献帝封山阳公。

  建安初荆州童谣曰:“八九年间始欲衰,至十三年无孑遗。”言自中兴以来,荆州独全;及刘表为牧,民有丰乐;至建安九年,当始衰。始衰者,谓刘表妻死,诸将并零落也。十三年无孑遗者,表当又死,因以丧败也。是时华容有女子,忽啼呼曰:“将有大丧。”言语过差,县以为妖言,系狱,月余,忽于狱中哭曰:“刘荆州今日死。华□□□□□(编者按:原缺。)里即遣马里验视,而刘表果死。县乃出之。续又歌吟曰:“不意李立为贵人。”后无几,曹公平荆州,以涿郡李立,字建贤,为荆州刺史。

  建安二十五年正月,魏武在洛阳起建始殿,伐濯龙树而血出。又掘徒梨,根伤,而血出。魏武恶之,遂寝疾,是月崩,是岁,为魏武黄初元年。魏黄初元年,未央宫中有鹰,生燕巢中,口爪俱赤。至青龙中,明帝为凌霄阁,始构,有鹊巢其上。帝以问高堂隆,对曰:“诗云:‘惟鹊有巢,惟鸠居之。’今兴起宫室,而鹊来巢,此宫室未成,身不得居之象也。”

  魏齐王嘉平初,白马河出妖马,夜过官牧边鸣呼,众马皆应;明日,见其迹,大如斛,行数里,还入河。

  魏景初元年,有燕生巨鷇于卫国李盖家,形若鹰,吻似燕。高堂隆曰:“此魏室之大异,宜防鹰扬之臣,于萧墙之内。”其后宣帝起,诛曹爽,遂有魏室。蜀景耀五年,宫中大树无故自折。谯周深忧之,无所与言,乃书柱曰:“众而大,期之会。具而授,若何复。”言:曹者,大也。众而大,天下其当会也。具而授,如何复有立者乎。蜀既亡,咸以周言为验。

  吴孙权太元元年八月朔,大风,江海涌溢,平地水深八尺,拔高陵树二千株,石碑差动,吴城两门飞落。明年权死。

  吴孙亮五凤元年六月,交址稗草化为稻。昔三苗将亡,五谷变种。此草妖也。其后亮废。

  吴孙亮五凤二年五月,阳羡县离里山大石自立。是时孙皓承废故之家得复其位之应也。

  吴孙休永安四年,安吴民陈焦死,七日,复生,穿冢出乌程。孙皓承废故之家得位之祥也。

  孙休后,衣服之制,上长,下短,又积领五六,而裳居一二。盖上饶奢,下俭逼,上有余,下不足之象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c1860.com//wenzhang/11277.html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