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记_卷十四译文

查阅典籍:《搜神记》——「搜神记·卷十四」原文

  古时高阳氏的时候,有两个同一母亲生下来的人给成了夫妻,颛顼帝把 他们流放到崆峒山边的原野上,西人互相抱着死了。仙鸟用不死之草覆盖了 他们,七年后,这男女两人长在同一个身体上,又活了,两个头,四只手, 四只脚,这就是蒙双氏。

  高辛氏的时候,有个老年妇女住在王宫,患耳朵上的疾病已有一段时间 了。医生为她挑治,挑出一只硬壳虫,大小如同蚕茧。这老年妇女离开后, 医生把它放在瓠瓢中,再用盘子盖住了它,不久这硬壳虫就变成了一条狗, 它身上的花纹有五种颜色,医生便把它命名为“盘瓠”,并饲养它。当时戎吴部落十分强盛,屡次侵犯边境,君王便派遣将军去讨伐,但总 不能擒获取胜。于是就向全国招募,如果有谁能取得戎吴将军的首级,就赏 金一千斤,分封给城邑一万户,还把国王的小女儿赐给他。后来盘瓠衔到一 个人头,叼到王宫门外。国王仔细察看,正是戎吴将军的头。国王问各位大 臣:“对这件事怎么处理呢?”各位大臣都说:“盘瓠是牲畜,不能给它做 官,又不能给它娶妻。它虽然有功劳,也不要对它实施奖赏了。”国王的小 女儿听说了这件事,禀告国王说:“大王已经把我许诺给天下了。现在盘瓠 叼着首级来了,为国家除去了祸害,这是上天使它获得了这样的成功,难道 是狗的智慧和力量吗?称王的人看重诺言,称霸的人讲究信用,您不可以因 为我轻微的身躯,而在天下人面前违背了公开的誓约,这是国家的灾祸啊。” 国王害怕了,因而听从了她,让小女儿跟从盘瓠。盘瓠带着国王的女儿登上南山,山上草木茂盛,没有人的行踪。于是国王的女儿就脱去华贵的官廷服装,梳成了奴仆的发髻;穿上了便于用力干活 的衣服,跟随着盘瓠登高山进深谷,最后在石洞中安居了下来。国王很悲伤, 老是想念她,于是就派人前去察看寻觅,但老天总是刮风下雨,山岭震动, 云层阴暗,去的人没有一个能到达那里。大概过了三年,国王的女儿便生了 六个男孩和六个女孩。盘瓠死了以后,六对孩子自己互相结成配偶,成了夫 妻。他们用树皮纺织,用草籽的颜色来染色,喜欢穿象盘瓠毛色那样有五种 颜色的衣服,裁制的衣服都有尾巴。后来他们的母亲回去了,把这一切告诉了国王,国王派出使者去迎接那 几个男女,这次老天也不再下雨了。这些人衣服色彩斑斓,说起话来含混难 辨,吃喝的时候总是蹲着,喜欢山野而厌恶都市。国王顺从他们的意愿,赐 给他们名山大泽,把他们称为“蛮夷”。称作蛮夷的这种人,外表看上去呆头呆脑,实际上却很聪慧机敏,他们 安心于自己的乡土风俗,看重旧有的道德习惯。因为他们从上天那里禀受了 特别的气质,所以国王用不同平常的法律来对待他们:无论是种田的还是经 商的,出入关隘都不需要交验帛制凭证与符节,也不需要缴纳租税;凡是拥 有城邑的君长,都赐给印信绶带;他们的帽子用水獭皮做成,取义于他们和水獭一样在江河中寻求食物。今天粱州、汉中郡、巴郡、蜀郡、武陵郡、长沙郡、庐江郡的蛮夷,都是这样。他们把米饭和鱼肉混在一起,敲着木槽叫 喊着,用这样的方式来祭祀盘瓠,这种风俗一直流传到今天。所以现在的人 还说:“露着大腿,系着短裙,是盘瓠的子孙。”

  高丽国国王的随身婢女怀孕了,国王要杀死她,婢女说:“有一团象鸡 蛋那样大的气体,从天上掉下来,所以我怀孕了。国王因此没杀死她。后未 她生了个孩子,被迫扔到了猪圈里,猪用嘴巴向孩子哈气,孩子被移致马厩 中,马又向孩子哈气,所以孩子能不死。而国王却迷惑地以为这孩子是上帝 的儿子,于是就叫他母亲收养他,并给他取了个名字叫“东明”,经常叫他 去放马。东明善于射箭,国王怕他夺了自己的江山,于是想杀掉他。东明便 逃跑了,向南逃到掩施水边,用弓拍打水面,鱼鳖便浮出水面架成桥,东明 才得渡过河去。他过河后鱼鳖散去,追兵便不能过河了。东明就在夫馀国建 都称王。

  古代徐国的一个宫女,怀孕以后却生下一个卵,她认为不吉利,就把它 扔在河边。有条狗名叫“鹄苍”,把这卵叼了回去,就生了个儿子,这儿子 就是徐嗣君。后来鹄苍快死的时候,长出了角和九条尾巴,它其实是条黄龙, 于是人们把它安葬在徐国的乡间。现在在那里还保留着狗的坟。

  斗伯比的父亲早就死了,他跟着母亲回去,住在外公外婆的家里。后来 他长大了,便与妘子的女儿私通,生了子文。那妘子的妻子觉得女儿没有出 嫁就生儿子是很丢脸的事,就把子文丢在山里。妘子到野外打猎,看见老虎 给一个小孩喂奶,回家后就和妻子讲了。妻子说:“这是我女儿与斗怕比私 通而生下的小孩。我觉得很丢脸,就把他送到了山中。”妘子却把他接了回 来加以抚养,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斗伯比。楚国人因而称呼子文做谷乌菟(楚国人把喂奶叫做谷,把老虎叫做乌菟),他做官一直做到楚国的令尹。

  齐惠公的小妻萧同叔子,被齐惠公睡了后怀孕了。因为她的地位卑贱, 所以不敢说出来。她拿了一些柴草把顷公生在田野中,又不敢抚养他。有只 野猫来喂奶,鹯鹰又来掩护他,有人看见了就把他收养起来,因而给他取名 叫“无野”。这就是齐顷公。

  袁釰,是羌族的豪杰。秦朝的时候,他被抓住当了奴隶,后来幸得逃跑。 秦国人追赶他,情况十分紧迫,他就躲在洞穴中。秦国人用柴火扔进洞中烧他,有个象老虎似的影象来给他遮蔽,所以他能不死。羌族的各个部落都认 为池很神,所以推举他当君主。后来羌族各个部落都十分强盛。

  东汉时定襄太守窦奉的妻子生下儿子窦武,同时生下了一条蛇,窦奉就 把蛇放到田野中。等到窦武长大后,在国内享有俊美的名声。他母亲死了后 将要下葬,还没有把棺材下到墓穴时,宾客们都聚集在一起,忽然有条大蛇 从树林的草丛中爬出来,径宜来到棺材底下,盘在地上不停地低头抬头,用 头敲击那棺材,鲜血眼泪一起流出来,样子看上去十分哀痛,过了一会儿它 就游走了。当时的人知道这是窦家的吉兆。

  晋怀帝永嘉年间(公元 307 年—313 年),有位韩老太婆在田野中发现 一个大卵,就把它拿回家孵化,便得到一个婴儿,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撅儿”。 撅儿四岁的时候,刘渊因为修筑平阳城老是不成功,所以就招募能筑城的人。 撅儿应募后,便变成了蛇,他在前面爬行,叫韩老太婆跟在他的后面撤上一 些灰作为标记。他对韩老太婆说:“在撒灰的地方筑城,城可以马上筑成。” 结果就象他所说的那样,把城筑成了。刘渊觉得这条蛇很奇怪,就派人把它 丢进了山洞中,蛇的尾巴还露出洞口几寸,这派去的人便把尾巴斩断了,忽 然有股泉水从山洞中流出来,汇聚成一个水池,人们就把它命名为“金龙池”。

  晋元帝永昌年间(公元 322 年—323 年),暨阳县人任谷,因为干活累 了而在树下休息。忽然有一个人,穿着用羽毛编织成的衣服,走来奸污了任 谷,过后却又不知道这人到哪里去了,任谷于是就怀孕了。妊期满月将要分 娩,那穿羽毛衣服的人又来了,他用刀刺破了任谷的下阴,取出一条小蛇就 走了。任谷于是成了不能生育的阉人,到宫中自己陈述了这种情况,于是被 留在宫里。

  传说在远古时代,有一个大人出门远行,家里没有其他的人,只有一个 女儿。另外还有雄马一匹,由女儿亲自来喂养。女儿居住在偏僻闭塞的地方, 十分思念她的父亲,就和马开玩笑说:“你能给我把父亲接回家,我就嫁给 你。”马听了这话,就挣断了缰绳出门去了,径直跑到她父亲那里。父亲看见 了马又惊又喜,便拉过来骑了。马望着它来时的方向,悲哀地嘶叫不停。父 亲说:“我这儿没有什么事情,这马却这样哀叫,我家里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呢?”他急忙骑着马回了家。因为这畜生对主人有非同寻常的情谊,所以主 人也优厚地加以饲养,但马却不肯吃料,每次看见那女儿进出,总是似喜似 怒地踢蹄蹦跳,象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父亲对这种情况感到很奇怪,就偷愉地询问女儿。女儿便把与马开玩笑 的事一一告诉了父亲,认为一定是因为这个缘故。父亲说:“不要把这件事 说出去,我怕它会玷污了我家的名声。另外,你别再进进出出了。”于是父 亲埋伏在暗处用弓箭把马射死了,并把马皮剥下来晒在院子中。父亲走了,女儿和邻居家的姑娘在晒马皮的地方玩耍,女儿用脚踢着那 马皮说:“你是畜生,还想娶人做媳妇吗?结果招来了这屠杀剥皮,为什么 要自讨苦吃呢?”话还来不及说完,那马皮突然挺立起来,卷着女儿飞走了。 邻居家的姑娘又慌又怕,不敢救她,便跑去告诉她的父亲。她父亲回来,到处寻找,女儿已经出门失踪了。后来过了几天,在一棵 大树的树枝中找到了,但女儿和马皮都变成了蚕,在树上吐丝作茧,那蚕茧 丝不乱,又厚又大,不同于通常的蚕茧。邻近的妇女取这种蚕饲养,收入 增加了好几倍。因而人们把那棵树命名为“桑”。“桑”,就是“丧”,是 悼念死亡的意思。从此百姓争着种植桑树,现在用来养蚕的就是这种树。平 常所说的“桑蚕”,是古蚕中残剩下来的一种。根据《天官》的说法,辰对应马星。《蚕书》上说:“对应大火的那个 月(指二月),就要浴蚕选种了。”这样看来,那么蚕和马具有同一种元气。《周礼》规定,校人(应作“马质”)的职务是主管“禁止再次浴蚕选种”。 郑玄的注解说:“事物不能同时为大。禁止再次浴蚕选种,是因为怕它伤害 了马。”按照汉代的礼仪,皇后亲自采桑,祭祀的蚕神叫做“菀窳妇人”、 “寓氏公主”。公主,是对女子的尊称,菀窳妇人,是第一个教老百姓养蚕 的蚕神。所以现在社会上有人把蚕叫做女儿,这实是古代遗留下来的词语啊。

  羿从西王母那里求得了不死之药,嫦娥偷了这药飞奔到月亮上。她快要 动身的时候,到巫婆有黄那里占卜。有黄给她占卦说:“吉利。嫁出去的妹 妹轻快地飞翔,独自一人将奔向西方。正好遇上天空阴暗无光,不要恐惧不 要惊慌,以后将会无限兴旺。”嫦娥于是栖身在月亮上。她就是那月亮上的 蟾蜍。

  舌埵山,赤帝的女儿死在那里,变成了怪草,它的叶子非常茂盛,它的 花呈黄色,它的果实象兔丝。所以服食怪草的人,常常比别人妩媚。

  营阳县南边一百多里,有座兰岩山,峻峭挺拨,高达千丈。那山上曾经 有一对鹤,白色的羽毛洁净明亮,它们或飞翔,或栖息,总是日夜形影不离。 人们互相传说道:“从前有一对夫妻,隐居在这座山中几百年,后来变成了 一对白鹤,在这座山上来往不断。忽然有一天,一只鹤被人杀害了,剩下的 那一只鹤,一年到头常常哀叫。直到今天那鹤鸣的回声还震动着山谷,没有 谁能知道它究竟叫了多少年。”

  豫章郡新喻县的一个男子,看见田间有六七个女子,都穿着羽毛做成的 衣服。他不知道她们是鸟,就爬上前去,拿了其中一个女子脱下来的羽毛衣 服,取来把它收藏了。接着就走近那几只变成了女子的鸟。那几只鸟各自飞 跑了,只有一只鸟不能飞走。这男子就娶了她当作妻子,一共生了三个女儿。 她后来让女儿去问父亲,才知道那衣服藏在稻垛下,她找到衣服,便穿上飞 跑了。后来她又来迎接三个女儿,女儿们也都飞走了。

  汉灵帝的时候(公元 168 年—189 年),江夏郡黄氏的母亲在浴盆中洗 澡,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起来,结果竟变成了鳖。婢女惊慌地奔走相告,但 等到家里的人赶来的时候,那鳖已经出门爬进了深水潭。后来它又经常出现, 当初洗澡时插在头上的一根银钗,还在它的头上。于是黄氏几代人都不敢吃 鳖肉。

  曹魏黄初年间(公元 220 年—226 年),清河国宋士宗的母亲,夏天在 浴室中洗澡时,打发家里的大人小孩全都出门,她独自一个人在浴室中呆了 很长时间。家里的人不明白她的用意,就在墙洞中偷偷地看她,大家看不见 人体,只看见浴盆的洗澡水中有一只大鳖。于是大家就打开了这浴室的门, 一家老小全部涌了进去,但那大鳖一点儿也不和他们接话。她洗澡前戴上去 的银钗,还在头上。家里的人都互相守护在她的周围啼哭,对她一点办法也 没有。看那大鳖的意思,是想求大家让它出去,再也不能留在这儿了。大家 看护她看了好几天,便逐渐有点放松了,她便趁机溜出门外。她跑得很快, 家里的人追也追不上,于是她就钻进了河中。过了几天,她忽然回来了,还 象平时那样巡视了一下家里的房屋,一句话也没讲就走了。当时的人劝宋士 宗应该为她开丧服孝,宋士宗认为母亲的形状虽然变了,但她的生命还存在 着,所以竟没有为她办丧事。这与江夏郡黄氏的母亲是相似的。

  吴国孙皓宝鼎元年(公元 266 年)六月廿九日,丹阳郡宣骞的母亲已经 八十岁了,也因为洗澡而变成了鳖。她的情况和黄氏的母亲一样。宣骞兄弟 四人关上门守卫着她,还在厅堂上挖了个大坑,把水倒在里面。这只鳖爬进 坑中玩耍,在那一二天时间里,常常伸着脖子向外探望。等到门稍微开了一 点,她便象车轮似地滚了出去,纵身一跳,跳进了深水潭。于是就不再回来 了。

  汉献帝建安年间(公元 196 年—220 年),东郡一个老百姓家发生怪事。无缘无故地一只瓮会自己产生震动,发出铿铿铿的声音,好象有人在敲击。 盘子和案桌本来在面前,忽然之间便消失了。鸡生了蛋,总是丢失。象这样 已经有好几年了,人们非常厌恶这些事。于是就烧了很多美味佳肴,把它遮 盖好,放在一个房间里,这个人便暗中潜伏在门背后,偷偷地伺候着。那怪 物果然又来了,发出的声音还是象过去那样。这潜伏着的人一听见这声音就 马上把门关上,但在房间里周旋了好半天,一点儿也没看见什么。于是这人 就在暗中用棍子到处乱打,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在墙角边有什么东西被打 着了,接着便听见呻吟的声音说:“唉哟,哎哟,要死了!”开门一看,便 发现一个老头,大约有一百多岁,但说起话来却一点儿也不相称,他的容貌 形状很象野兽。于是就去打听查询,便在几里以外找到了他的家,他家里的 人说:“他已失散了十多年。”家里找到了他又悲哀又高兴。过了一年多, 家中又不见他回来了。听说陈留郡的边界上又出现象上面所说的那种怪事, 当时的人都认为就是这个老头搞的。

  昔高阳氏,有同产而为夫妇,帝放之于崆峒之野。相抱而死。神鸟以不死草覆之,七年,男女同体而生。二头,四手足,是为蒙双氏。

  高辛氏,有老妇人,居于王宫,得耳疾,历时,医为挑治,出顶虫,大如茧。妇人去,后置以瓠篱,覆之以盘,俄尔顶虫乃化为犬。其文五色。因名盘瓠,遂畜之。时戎吴强盛,数侵边境,遣将征讨,不能擒胜。乃募天下有能得戎吴将军首者,赠金千斤,封邑万户,又赐以少女。后盘瓠衔得一头,将造王阙。王诊视之,即是戎吴。为之奈何?群臣皆曰:“盘瓠是畜,不可官秩,又不可妻。虽有功,无施也。”少女闻之,启王曰:“大王既以我许天下矣。盘瓠衔首而来,为国除害,此天命使然,岂狗之智力哉。王者重言,伯者重信,不可以女子微躯,而负明约于天下,国之祸也。”王惧而从之。令少女从盘瓠,盘瓠将女上南山,草木茂盛,无人行迹。于是女解去衣裳,为仆竖之结,着独力之衣,随盘瓠升山,入谷,止于石室之中。王悲思之,遣往视觅,天辄风雨,岭震,云晦,往者莫至。盖经三年,产六男,六女。盘瓠死,后自相配偶,因为夫妇。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裁制皆有尾形,后母归,以语王,王遣使迎诸男女,天不复两。衣服褊裢,言语侏(人离),饮食蹲踞,好山恶都。王顺其意,赐以名山,广泽,号曰蛮夷。蛮夷者,外痴内黠,安土重旧,以其受异气于天命,故待以不常之律。田作,贾贩,无关繻,符传,租税之赋。有邑,君长皆赐印绶。冠用獭皮,取其游食于水。今即梁汉、巴蜀、武陵、长沙、庐江郡夷是也。用糁,杂鱼肉,叩槽而号,以祭盘瓠,其俗至今。故世称“赤髀,横裙,盘瓠子孙。”槁离国王侍婢有娠,王欲杀之。婢曰:“有气如鸡子,从天来下,故我有娠。”后生子,捐之猪圈中,猪以喙嘘之;徙至马枥中马复以气嘘之。故得不死。王疑以为天子也,乃令其母收畜之,名曰东明。常令牧马。东明善射,王恐其夺己国也,欲杀之。东明走,南至施掩水,以弓击水。鱼鳖浮为桥,东明得渡。鱼鳖解散,追兵不得渡。因都王夫余。

  古徐国宫人娠而生卵,以为不祥,弃之水滨。有犬,名鹄苍,衔卵以归。遂生儿,为徐嗣君。后鹄苍临死,生角而九尾,实黄龙也。葬之徐里中。见有狗垄在焉。

  斗伯比父早亡,随母归在舅姑之家,后长大,乃奸妘子之女,生子文。其妘子妻耻女不嫁而生子。乃弃于山中。妘子游猎,见虎乳一小儿,归与妻言,妻曰:“此是我女与伯比私通生此小儿。我耻之,送于山中。”妘子乃迎归养之,配其女与伯比。楚人因呼子文为“谷乌菟。”仕至楚相也。齐惠公之妾萧同叔子见御,有身,以其贱,不敢言也,取薪而生顷公于野,又不敢举也。有狸乳而鹯覆之。人见而收,因名曰无野是为顷公。袁(金刃)者,羌豪也,秦时,拘执为奴隶,后得亡去,秦人追之急迫,藏于穴中,秦人焚之,有景相如虎来为蔽,故得不死。诸羌神之,推以为君。其后种落炽盛。

  后汉定襄太守窦奉妻生子武,幷生一蛇。奉送蛇于野中,及武长大,有海内俊名。母死,将葬未窆,宾客聚集,有大蛇从林草中出,径来棺下,委地俯仰,以头击棺,血涕并流,状若哀恸,有顷而去。时人知为窦氏之祥。

  晋怀帝永嘉中,有韩媪者,于野中见巨卵。持归育之,得婴儿。字曰撅儿。方四岁,刘渊筑平阳城,不就,募能城者。撅儿应募。因变为蛇,令媪遗灰志其后,谓媪曰:“凭灰筑城,城可立就。”竟如所言。渊怪之,遂投入山穴间,露尾数寸,使者斩之,忽有泉出穴中,汇为池,因名金龙池。元帝永昌中,暨阳人任谷,因耕,息于树下,忽有一人着羽衣就淫之。既而不知所在。谷遂有妊。积月,将产,羽衣人复来,以刀穿其阴下,出一蛇子,便去。谷遂成宦者,诣阙自陈,留于宫中。旧说:太古之时,有大人远征,家无余人,唯有一女。牡马一匹,女亲养之。穷居幽处,思念其父,乃戏马曰:“尔能为我迎得父还,吾将嫁汝。”马既承此言,乃绝缰而去。径至父所。父见马,惊喜,因取而乘之。马望所自来,悲鸣不已。父曰:“此马无事如此,我家得无有故乎!”亟乘以归。为畜生有非常之情,故厚加刍养。马不肯食。每见女出入,辄喜怒奋击。如此非一。父怪之,密以问女,女具以告父:“必为是故。”父曰:“勿言。恐辱家门。且莫出入。”于是伏弩射杀之。暴皮于庭。父行,女以邻女于皮所戏,以足蹙之曰:“汝是畜生,而欲取人为妇耶!招此屠剥,如何自苦!”言未及竟,马皮蹶然而起,卷女以行。邻女忙怕,不敢救之。走告其父。父还求索,已出失之。后经数日,得于大树枝间,女及马皮,尽化为蚕,而绩于树上。其(上尔下虫)纶理厚大,异于常蚕。邻妇取而养之。其收数倍。因名其树曰桑。桑者,丧也。由斯百姓竞种之,今世所养是也。言桑蚕者,是古蚕之余类也。案:天官:“辰,为马星。”蚕书曰:“月当大火,则浴其种。”是蚕与马同气也。周礼:“教人职掌,票原蚕者。”注云:“物莫能两大,禁原蚕者,为其伤马也。”汉礼皇后亲采桑祀蚕神,曰:“菀窳妇人,寓氏公主。”公主者,女之尊称也。菀窳妇人,先蚕者也。故今世或谓蚕为女儿者,是古之遗言也。

  羿请无死之药于西王母,嫦娥窃之以奔月,将往,枚筮之于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恐毋惊。后且大昌。”嫦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蠩”。

  舌埵山帝之女死,化为怪草,其叶郁茂,其华黄色,其实如兔丝。故服怪草者,恒媚于人焉。荥阳县南百余里,有兰岩山,峭拔千丈,常有双鹤,素羽皦然,日夕偶影翔集。相传云:“昔有夫妇隐此山,数百年,化为双鹤,不绝往来。”忽一旦,一鹤为人所害,其一鹤岁常哀鸣。至今响动岩谷,莫知其年岁也。

  豫章新喻县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皆衣毛衣,不知是鸟。匍匐往得其一女所解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诸鸟。诸鸟各飞去,一鸟独不得去。男子取以为妇。生三女。其母后使女问父,知衣在积稻下,得之,衣而飞去,后复以迎三女,女亦得飞去。

  汉灵帝时,江夏黄氏之母浴盘水中,久而不起,变为鼋矣。婢惊走告。比家人来,鼋转入深渊。其后时时出见。初,浴,簪一银钗,犹在其首。于是黄氏累世不敢食鼋肉。魏黄初中,清河宋士宗母,夏天于浴室里浴,遣家中大小悉出,独在室中。良久,家人不解其意,于壁穿中窥之。不见人体,见盆水中有一大鳖。遂开户,大小悉入,了不与人相承。尝先着银钗,犹在头上。相与守之。啼泣无可奈何。意欲求去,永不可留。视之积日,转懈。自捉出户外。其去甚驶,逐之不及,遂便入水。后数日,忽还,巡行宅舍如平生,了无所言而去。时人谓士宗应行丧治服;士宗以母形虽变,而生理尚存,竟不治丧。此与江夏黄母相似。

  吴孙皓宝鼎元年六月,晦,丹阳宣骞母,年八十矣。亦因洗浴化为鼋,其状如黄氏。骞兄弟四人,闭户卫之,掘堂上作大坎,泻水其中。鼋入坎游戏。一二日间,恒延颈外望,伺户小开,便轮转自跃入于深渊。遂不复还。汉献帝建安中,东郡民家有怪;无故,瓮器自发訇訇作声,若有人击。盘案在前,忽然便失,鸡生子,辄失去。如是数岁,人甚恶之。乃多作美食,覆盖,着一室中,阴藏户间窥伺之。果复重来,发声如前。闻,便闭户,周旋室中,了无所见。乃闇以杖挝之。良久,于室隅间有所中,便闻呻吟之声,曰:“●!●!”宜死。开户视之,得一老翁,可百余岁,言语了不相当,貌状颇类于兽。遂行推问,乃于数里外得其家,云:“失来十余年。”得之哀喜。后岁余,复失之。闻陈留界复有怪如此。时人咸以为此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c1860.com//wenzhang/11309.html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