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篇(白马饰金羁)赏析二

【白马篇】 白马饰金羁[1],连翩西北驰[2] 。 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3] 。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4] 。 宿昔秉良弓[5],楛矢何参差[6] 。 控弦破左的[7],右发摧月支[8] 。 仰手接飞猱[9],俯身散马蹄[10] 。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11] 。 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12] 。 羽檄从北来[13],厉马登高堤[14] 。 长驱蹈匈奴[15],左顾凌鲜卑[16] 。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 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17],不得中顾私[18] 。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曹植的这首乐府诗可分四节来理解其内容。第一节,从开头至“幽并游侠儿”,概写主人公游侠儿英俊豪迈的气概;第二节,从“少小去乡邑”到“勇剽若豹螭”,补叙游侠儿的来历和他超群的武艺;第三节,从“边城多警急”到“左顾凌鲜卑”,写游侠儿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奋勇杀敌的英雄事迹;第四节,从“弃身锋刃端”至结束,写游侠儿弃身报国、视死如归的崇高思想境界。全诗塑造了一个武艺高强又充满爱国情感的游侠形象。

  作品运用了铺陈的笔法。这正是乐府诗突出的艺术特点。如诗中写游侠儿的武艺:“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左的”、“月支”、“马蹄”,都是练习射箭的靶子,作者这样铺陈地写,就从左、右、上、下不同的方位表现了他高强的射箭本领。再如写他的战功:“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躯蹈匈奴,左顾凌鲜卑。”“羽檄”就是命令,他闻风而动,立即投入浴血的战斗当中。他平定了边乱,保住了四境的安全。这种铺陈的写法,前后句文意互应,渲染了气氛,给读者留下鲜明深刻的印象。

  这种铺陈的写法,也表现了作者对游侠儿由衷赞羡之情。如在第四节,作者连用了意思大致相同的四句话,反复咏叹,赞扬游侠儿弃身报国、视死如归的高尚思想品德,可见其敬仰之深。其实,曹植这样写,也是借诗抒怀,借写游侠儿,来表达自己为国建功立业的豪迈情怀。 (周英)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c1860.com//wenzhang/4608.html

热门名句